爱里没有惧怕!我终于毕业了!—— 黄思嘉

In 分享与见证, 教牧分享 by UCCCC

大家好,我叫黄思嘉,是主所爱的孩子,刚刚从夏威夷大学博士毕业。  我在2013年暑期信主受洗,很快来到夏威夷开始我的博士学习。博士生的工作和以前按部就班的上课作业考试完全不同,需要很大程度独立地想问题、做项目。实验室要求每天交报告,每周几个小时的组会汇报,都是很好的锻炼,同时对我来说也是极大的压力。我在痛苦挣扎中度过了博士学位前三年,身体被高强度工作压垮,偏头痛和胃痛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在博士第三年快结束的时候,实验室导师安排我做一个全新领域的项目,也就是说我要放弃之前想研究的项目,转而做一个我完全没有接触过,其他人也少有深入的一个方向。我做了几个月,没有一点进展,网上查询资料或是咨询同事都毫无帮助。我变得越来越害怕去实验室——每天从早晨到晚上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什么计划都进行不下去,时间基本在发呆和逃避中度过,简直就是受刑。晚上的睡眠也成了问题,起初只是入睡困难,慢慢地一天最多只能睡三个小时。之前那些可以让我开心的事,比如出去吃好吃的,在家里做甜点,或者是和朋友出门聊天逛街,都对我失去了吸引力。我不想和别人交流,也不知道该怎样让自己快乐。我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在别人的推荐下我去看了心理咨询和精神科,被诊断有anxiety and depression(焦虑和抑郁症)。当时的状态下我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工作,只好申请了休学。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复学,又实在不敢回国,害怕让家人和其他亲人们失望。我去了本土一对关系很好的弟兄姐妹家住了两个月,暂时忘记了这边的痛苦。  然而一回到夏威夷,尽管没有开始工作,学业的压力又像山一样压来。我每天躺在床上思考,我为什么要读书?人一生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痛苦?我到底要不要继续学习?我能不能继续面对这样的学业压力?……茫然中一个学期又很快过去了,2017年到来了。一月份在教会听到大家分享感恩见证,听到大家真实的软弱和挣扎,以及靠着主一步一步走过生命的低谷时,我泪流满面,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面对没有拿到学位,我不知道怎样面对栽培我这些年的导师,面对养育我多年的父母。 开学前我和一个经历过学业上极大挣扎的姐妹聊天。她告诉我,当她真实地走过这一段路之后,谦卑了很多。我开始思考,我一直不行的原因是因为我骄傲吗?我哪里骄傲了?是骄傲让我成为一个瘫子爬不起来吗?之后另一个姐妹约我去她家祷告,她十分坦诚直率,说她看到我里面很大的骄傲。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为自己辩护,不能接受。但是在和姐妹逐渐深入的分享与沟通中,我看到了以前的成长经历对我的影响。  我的家乡是个不大的城市,周围人都非常重视学习成绩。成绩好的孩子可以得到学校老师、同学、家里亲人的褒奖和赞扬。而我因为读书太早学东西比身边的人都慢,甚至经常不知道要做作业,而一直属于学习不好的孩子,常年被罚站体罚。中学曾经有男同学当面和我说:你又肥又丑,你长得不行,成绩也不行。这对于当时的我是十分沉重的打击,再加上因为成绩的原因差点被留级,我开始更加重视学习成绩,认真学习。之后,考入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直到出国念书。  成绩成为了我的盾牌,也成了我的宝剑。所以就算我当时已经发表了几篇文章,有了不少成果,我还是无法承受学业的压力。我深知我里面的痛苦不都出自于外界环境的压力,而更多的是我达不到自己为自己设置的标准——我在实验室竟然不是最优秀的,我不能顺利地做出项目,毕业遥遥无期。  成绩的美梦破碎,维持我自我形象的支柱彻底垮了。 开学前我和一个经历过学业上极大挣扎的姐妹聊天。她告诉我,当她真实地走过这一段路之后,谦卑了很多。我开始思考,我一直不行的原因是因为我骄傲吗?我哪里骄傲了?是骄傲让我成为一个瘫子爬不起来吗?之后另一个姐妹约我去她家祷告,她十分坦诚直率,说她看到我里面很大的骄傲。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为自己辩护,不能接受。但是在和姐妹逐渐深入的分享与沟通中,我看到了以前的成长经历对我的影响。  我的家乡是个不大的城市,周围人都非常重视学习成绩。成绩好的孩子可以得到学校老师、同学、家里亲人的褒奖和赞扬。而我因为读书太早学东西比身边的人都慢,甚至经常不知道要做作业,而一直属于学习不好的孩子,常年被罚站体罚。中学曾经有男同学当面和我说:你又肥又丑,你长得不行,成绩也不行。这对于当时的我是十分沉重的打击,再加上因为成绩的原因差点被留级,我开始更加重视学习成绩,认真学习。之后,考入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直到出国念书。成绩成为了我的盾牌,也成了我的宝剑。所以就算我当时已经发表了几篇文章,有了不少成果,我还是无法承受学业的压力。 我深知我里面的痛苦不都出自于外界环境的压力,而更多的是我达不到自己为自己设置的标准——我在实验室竟然不是最优秀的,我不能顺利地做出项目,毕业遥遥无期。成绩的美梦破碎,维持我自我形象的支柱彻底垮了。这两次和姐妹们的分享和祷告成为了一个转折点。区别于之前软弱地呼求主的怜悯和帮助,我终于看到自己里面骄傲的罪,并来到上帝面前认罪,承认我里面的骄傲——我想通过学业上的成就来证明自己,一旦不能靠自己实现,我就垮了。悔改并不仅仅是表示痛改前非,而是转向正确的方向,就是上帝。我向上帝祷告说:「亲爱的天父,以前我只是头脑里知道我生存的意义不应该由我的工作成绩决定,我现在求你让我从心里真正明白,因为你爱我,我就有了意义。我里面的空洞,是工作成绩和众人的夸奖所没办法满足的。圣经告诉我,只有你可以完全地满足我,赐给我生命,让我活得更丰盛,而不需要寄托在看剧、买买买、同事老师的认可和学术上的成绩这一次次短暂的快乐之上。求你帮助我脱离这样情绪的捆绑,让我看到我的价值不在这里,而在于和你关系的恢复,在于在爱里与你相遇。生活如果离开了你,就没有意义,没有盼望。求你打碎一切我所相信的谎言,就是以为这些(工作,成绩,别人的认可)可以让我满足。求你帮助我在爱的关系中认识你,让我在你里面得到安慰、满足和继续下去的勇气。求你帮助我看到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最宝贵的。我愿意把未来交在你手中,无论你带我毕业,还是让我走别的路,我愿意顺服,我愿意放手,把自己交给你。」  那天祷告以后,我经历了很大的释放、平安和喜乐,心里很多结被解开了,也有勇气继续前行了。当天我便联系了老板,预备重新上学。一直到今天,我都知道,这条路完全是上帝在带我走。我一点都不配,但是他的恩典太大太大,大过我所有的软弱和我所有的罪。  以前我经常努力去表现得很好很乖,其实是为了让身边的人喜欢我;我显示自己很坚强,背后又和谁都有距离。在软弱、失败、心里溃烂伤痛的时候,我不想要别人知道,怕自己暴露以后就会受到伤害,不被接纳,会更难过。现在我知道,我已经在耶稣基督里被上帝完全接纳了,我找到了失去已久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有时甚至是我的家人都不能给我的,因为家人对我们都有期待,有要求。事实上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能给自己这种安全感。而上帝按我们的本相接纳我们,并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可爱。圣经上说: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耶稣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现在每一天我能起来,能吃饭,能工作,哪怕一点点,都很感恩。因为曾经经历那样的黑暗,才知道就算那样,他也爱我,也视我为珍宝,我才有这样的安全感,可以继续学习,而不像以前那样看重自己的成绩和周围人的评价。当然我还有很多挣扎和过去负面的观念,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愿上帝继续更新。  我们的心太坚硬固执了,不可能因为身边人的劝告而改变。人的关心和帮助实际上也没有这种改变人心的力量。我经历到的是上帝对我的改变,是真实的,超出我们能理解的,因为上帝是超越我们理解的无限大。他创造我们,他知道我们的心,他也能改变我们的心。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向他敞开,接受他做我们随时的帮助。  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认识耶稣可以让我们真实地得到生命,看见真光。你愿意认识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