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大会见证—— 谢嘉铭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弟兄姐妹们平安,这是我第二次写见证(第一次是受洗见证)。   你们会好奇我为什么要写第二次见证。我相信第二次见证是我亲身经历神,神让我有能力去写的见证。否则按着老我,我应该是不会写的了。这篇见证我不仅是写给自己,去看神在我身上的恩典与圣灵带领我的思考,同时也写给在看在听的众弟兄姐妹们,把这荣耀归于神。   我是2015年8月31日受洗,距今已受洗两年多了。在团契和教会有服事,也很感恩认识了这么多亲近的弟兄姐妹,让我打开自己的心去接触人。但和神的关系其实是在渐行渐远的,平时忙碌的熬夜学习生活,加上打游戏解压,使我慢慢减少了读经和祷告,沉浸在这看似欢乐的生活里无法自拔。 我这次的见证是这次去福音大会的经历。我在16年底去了差传大会,当时关于神的信息很强烈但不太能接受,因为我很清楚自己还并没有到能去做宣教士的地步,况且自己的属灵情况并不是很成熟。但当时回来还是有种被圣灵充满的感动,然而发现这感动在回来一个月后就渐渐消失了,我又回到了上面说的“夜游”生活。 这次福音大会我本是没有考虑去的,但是12月刚毕业假期也没什么事,所以本着去听听看的心态,也是对福音大会的信息充满好奇,于是就报了名。但这次大会是在芝加哥举行,我和教会一位姐妹一起订了去芝加哥的Greyhound(灰狗)巴士,因为比机票来回便宜一半,所以我们才选择这个出行方式。 先介绍一下这位姐妹,她在我们团契就像姐姐一样照顾着我们这帮小孩子,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对我们每一个成员都有很大帮助。但对于我来说我还是很享受当一个吃奶的婴孩的,在圣经上有人辅导,在生活上有人关心的生活真的是很舒适。然而这次要一起坐巴士过去,发现路上无话可说;我按着小孩子等着大人先说的原则,等待话题开始。这位姐妹终于开口了,因为在出发前一周我刚做一次司琴,她就问我前一周在司琴服事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我自己对分享这个词已经没有感觉了,并且我当下内心真的是什么可分享的也没有。因为司琴是我的兴趣,我喜欢,我愿意去做,然后就去做,完成了对自己的挑战。在我看来像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有什么可以分享呢?当我们说分享的时候,都是在指你从一件事情和神有没有联系,你有没有从中学到了什么,或者你有没有经历神,对于不怎么读经祷告的我来说已经很久没有去思考过这个问题了。(这里也要再次着重强调读经祷告的重要性,即使是已经信了很久的基督徒,当不去和神建立关系的时候,自然被罪拉远。)之后她又提到在两年前我参加她和另一位弟兄的毕业旅行时,她问我的问题。当时她比较迫切地想看到我信仰的真实状态,但那时我还没有对罪和福音的本质有更深的认识,还只是停留在知道并自以为承认的概念上。她当时也是一时气话说让我干脆不要信基督教,信其他的宗教吧,比如天主教之类的。她此前已经道过歉了,但她现在提起来更让我回想起当时听到这个问题的难过心情,因为这就像是在问“你真的是基督徒吗”。我心想我都已经受洗两年,在教会团契服事了这么久了,难道还不是基督徒么?对于这位姐妹提出的问题,我实在是万分难过,因为这是在表明她否定了你这两年的信仰。即使她已经道过歉了,但是“你是不是一个真的基督徒”,这句话一直扎在我的心里。 这不是因为那位姐妹的问题,而是我自己无法面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也是不想去知道。 但在这里我心里就开始不断抵触这个问题,我从小到大对于别人对自己的责问有两种反应方式,一种是愤怒的发泄情绪,尽管愤怒的内容毫无道理,但是为了避开这个话题就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另一种则是冷漠对待,只要不去理会这个人就可以不受到伤害了。而这次因为是主里的姐妹,对于弟兄姐妹,我本能地选择了后者,冷暴力处理。就这样我带着情绪与不满一路到了福音大会,到了那里开幕式也快结束了。我们等教会其他弟兄姐妹一起见面,把房间钥匙分配了一下,我立刻拿着钥匙飞奔回了房间,心想这下不用看到这位姐妹了。到了第二天,我的心情依旧很复杂,一天下来的信息也还不错,但是到了晚上分享的时候,我突然又开始了难过抑郁的心情;为什么这位姐妹要这么直接问我呢?为什么对我的信仰状况有这么大的反应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因为心里不想去面对我的信仰状况也不想去面对她说的任何话,在大家分享的时候我一句话都没说,结束的时候我做了个结束祷告大家就散了。等大家都回去睡觉的时候,我的内心十分痛苦难过,就像是小孩子被批评,但是不认为自己错了,不停的哭,因为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那时有一个念头不断地冒出来:“神啊,你是不是要弃绝我了?” 越这样想,我就越难过,眼泪像倒满水的杯子一样,不住地往外溢。于是我意识到我那时需要神,只有神能给我答案。我擦了擦眼泪来到大会的祷告室,因我相信那里是圣灵充满最多的地方。在祷告室里,有很多的的弟兄姐妹为家庭教会做祷告,也有很多弟兄姐妹的亲人生病需要祷告。我在那里听着弟兄姐妹向神的呼求,心里就在思想:神怎么可能会弃绝人呢?神爱我们,连他的独生子都赐予我们上了十字架为我们赎罪了,他在100只羊中发现99只羊少了一只羊都会极力寻找那只迷失的羊,父亲看到小儿子愿意悔改回到父亲身边都喜乐地不得了,愿意大摆宴席庆祝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又怎么会弃绝我呢?想到这里我就停下了眼泪回去睡觉了,因我深知神不会弃绝人。 接下来的大会都很顺利,我也没有去生这位姐妹的气了,大家都很开心地交流和分享。到临走时,我和她约好去见以前在我们团契的一位A弟兄,他现在在芝加哥上研究生。我们离开了大会,就直接Uber过去找A弟兄。我们坐下来彼此分享自己最近的故事,就在这个时候我也开始分享我和这位姐妹在灰狗上的谈话。我在那一刻真的是很想拒绝她,不想听她说任何一句话,因为这些话很刺耳,很伤感情,会让我主动地远离她,不想跟她说话。但现在和大家分享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不愿意听和不想面对,就是罪啊。  我们在回费城的路上,也在思考讨论我的心路历程。回想起我生下来到现在的生活,真的是看不见神也听不见神。我是个很爱打游戏的人,但是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爱打游戏;我也一个是黄色网站的使用者,但我不愿意让人知道,也不想承认我是一个这样不堪的人; 我在动画课上会有critics(评判)的部分,当老师评判我的作品的时候,会提出很多问题,我很不开心,但老师会说do not take personally(不是针对你个人的)。  我越去反复思想这些事情,就越是不停流泪,因为以前的我认为打游戏上瘾是罪,上黄色网站是罪,不喜欢听人批评指点是罪,但不知为什么在这一刻我好像能看见了:这些其实只是罪行,但真正的罪是我因其羞耻而不断地去遮盖掩饰,我不愿去面对真实的自己,更不愿相信自己是一个如此不堪的罪人。我在那一刻的悔改,让我看到了我今生永远不可能凭借自己力量看到的东西,那是我祈求、叩门、寻找才能看到的东西。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神的奇妙与恩典。  我就相当好奇,为什么没有人早点告诉我呢?为什么我以前就不明白呢?但这正是验证了神的话,马太13:15 “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当我们不去悔改的时候,我们听再多的讲道,有再多的教训,我们都很难听见,因为我们心中认为那和我们无关,道理终究是道理,直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道理就能让你去思考。当你愿意悔改的时候,神不仅是让你去思考这个道理,他会让你看到人所看不到听不到的东西,他让圣灵带领我们去看到上帝的美好与奇妙,最终让我们的思维像神一样,明白了解并领会神的一切,来转化来改变进入到我们的生命。 我越是思考就越是兴奋,原来悔改的力量是那么甘甜,在那一瞬间我边流泪边祷告,此时我看到了太阳,我看到了月亮,我看到了星星,我看到了犯罪以前的亚当和夏娃,他们行走在伊甸园里赤身裸体,并不感到羞耻,他们不再用树叶当衣服遮盖自己,也不用怕见到上帝躲在草丛里,因为我看到的就是神最起初的创造,因为起初神看一切都是美好的。Amen!  **后序:现在回想起来神真的是很奇妙,因为我本可以不把这一切的故事向这位姐妹说,也因我本可以回到费城后,再也不理会她,毕竟现在我们也在同一个团契了。但是神就是那么神奇地让她和我坐一辆车还对我提出如此“刻薄”的问题,但也是感谢圣灵,我愿意去看清自己,去原谅为我好的弟兄姐妹。这一切神已经安排好了,只是我们去思考这一切时候才恍然大悟,那一刻才明白神是真实的,恩典的能力就是让人看到悔改的甘甜与喜乐。愿众弟兄姐妹能坚固自己的弟兄姐妹,因为罪的力量是在太强大了,没有神我们已经在罪里无法自拔,有了神但不去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也会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在这里我也想去挑战每一个基督徒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基督徒?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痛很直接,但是想要思考明白是不容易的。因为就像福音大会里提到的信息讲的:我们要么是基督徒,要么不是基督徒,我们不能是一半的基督徒

见证 —— 王守业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我的名字为王守业,虽然当初父母为自己取名字时应该是希望自己能守住家业,但现在看来神也许有更大的安排和美意。在自己的见证之前,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我是2001年在中国一所大学博士毕业,毕业后先后在瑞典和美国的三所大学做博士后和研究工作,后来进入工业界,目前在一家公司工作,住所离教会只有几个街口的距离。 自己信主是早在2004年3月,当时我参加了密歇根一家教会举办的退休会。当时有教会的一位非常熟悉圣经的教会弟兄坐镇摆擂,大家有挑战性问题只管问他,我当时问的问题也是自己当时信主最大的障碍:"上帝到底存在不存在,给我一个proof吧!"这位弟兄回答到:至高无上、满有尊严的唯一真神有一个特性,就是他不愿运用自己的威严将自己显赫的直接显示给人,而愿间接的通过其他事、物、人、以及他的独生子基督,来将自己表达给人。事实上,后来才明白,圣经上也明确说到:“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一20)  尽管自己已经信主14年,但深感自己还是一个半调子基督徒,亏缺了神的荣耀,实在不配做这个见证。为何这么说呢?我觉得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当生活或工作遇到困难时,就开始向神祷告求助,而自己一切顺风顺水时,就疏于祷告和查经,14年来不断反反复复,自己也经常在内心责怪自己,这种心理正如保罗在罗马书所言“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也许其他一些兄弟姐妹也有我类似的经历,希望大家一起在主里相互鼓励、也相互监督,使自己不至于远离神,毕竟世上的东西都是暂时的,我们所追求的应该是天上永远的东西。  另外,由于自己在美国包括在费城街头都曾看到耶和华见证人(会)(Jehovah Witnesses)这个异端向人做宣传,而自己在瑞典做博士后期间曾经与耶和华见证会有过亲密接触,下面就此简单谈一下相关见证,希望大家警醒,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耶和华见证会自己有个杂志,其名字就叫警醒(Awake)。我在瑞典接触到耶和华见证会的人,当时我还真以为就是基督教呢,后来到了美国不久我恰好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介绍耶和华见证会的文章,才知道原来是异端甚至可以说是邪教,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怕。在准备这个见证时,我特别在网上查了一些相关文章,也进一步认清了耶和华见证会的异端本质。1984年,美国耶和华见证会宣布加入他们教派的人中,逾百分之八十是从天主教和基督教而来的。所以我觉得可能有必要对耶和华见证会多说几句,以免以后有兄弟、姊妹会像我一样误入歧途。“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太24:4)。耶和华见证会表面看来他们只根据圣经,但是实际上他们有和圣经具有同样权威,甚至更具权威的东西:如上面提及的《警醒》,还有Watchtower,中文译为《守望台》等。这两种期刊发行量非常大,数以百千万计,并且有包括中文在内的好几十种译本。当时有一从芬兰来的年轻小伙每个周末来到我租住的房间,和我一起学习耶和华见证会的一个宣传小册子,而不是直接学习圣经。说到圣经,我想强调一下,他们用的可不是NIV版本,而是New World Translation版本,中文译为新世界译本或是新世译本。这本译本并不是真正的「译本」,乃是删改本,按着耶和华见证人的教义、神学体系随意删改神的话,将自己的意思硬放在经文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将约一:1“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The Word was God)改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是一位神(祗)」(The Word was a god)。大写God, 也改成了小写,前面还加了个”a”。  耶和华见证会有许多错误的信仰,主要有:一:见证人会认为上帝是一位一体。三位一体的说法是不可信的。二、上帝从永远到永远是隐藏的,不可知的。在我来美之前,尽管我还没有加入耶和华见证会,但是仍然有一位耶和华见证会的朋友向我介绍了一位和我当时在美国的住址相近的耶和华见证会的人,我大约在来美国几个月之后就收到了这个人一封信,上面有其电话号码,要我尽快和其联系,我正在犹豫是否给她/他打电话之时,正如我刚才提到的,我恰好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介绍耶和华见证会的文章,才知道原来是异端。主就是这样及时的挽救了我,真的感谢主!!这正如小敏的那句著名歌词所唱的:“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 你的手总是在搀拉着我, 把我带在你身边, 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向死亡线。”

见证——王颖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信主之前, 我对别人百般挑剔,尤其是到美国以后,觉得好像我遇到的人都有问题,以至于情感上很不顺,并且也没有一个自己真正能够相信依靠的朋友,就连以前的朋友也慢慢的疏远了。在工作上也是诸多不顺,很多同学都毕业了,但是我却几乎是我们那一届最后毕业的一个。一直觉得都是老板同事不帮助我,而自己也都没有真正谦卑的去寻求过别人的帮助,总觉得别人帮我是理所当然的。记得当时我一个同事给我的评价是我太stubborn(固执), 当然我自己并没有这样觉得,因为我觉得自己很聪明,很优秀,只是运气不好罢了。我自负到甚至连老板都不放在眼里,总是嫌老板这不会那不会不能直接指导我的课题,所以和老板的谈话当中很明显都会带着嫌弃和骄傲。因为这些种种罪的缠累,我时常感觉到空虚,迷茫,我甚至觉得人活着就是一个快要溺水的人挣扎着不让自己沉下去的过程,除非我拼命的努力去外面寻求快乐,去找朋友,去找伴侣,不然一懈怠,人就会溺水而亡。  但任凭我再怎么挣扎,却总是有那种让人窒息的不自由。 想逃离,不知该往哪里逃,常常自己跑到一个安静的,没有人的环境仿佛能寻求片刻的安宁,回到家,回到实验室却是继续的失落。 而我从来也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罪让我的生命出了问题,总以为毕业了换个环境就好了。      后来到2013 年还记得那时候刚刚和前男友分手了,参加朋友的婚礼,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公。我们的第一面是在教堂里面,虽然我当时并没想要找男友,但是潜意识里总是喜欢会弹钢琴的男生,当时看到他在那边谈钢琴,心里也就被小小的吸引了一下。后来奇妙的是神也竟然安排我们两一个是伴郎,一个是伴娘。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之后我回到了俄克拉荷马,他在马里兰,我们就远程的交往。 我们当时都没有信主。他对我很好,还经常飞过来看我,帮我做饭,当时我想,哇,等我毕业了,我就能逃离现在的环境,我就能过好日子啦,于是心里又生出了“盼望”。      一切都如我们计划的,我毕业,来到马里兰,我们在巴尔的摩注册结婚,以为我们从此以后就能过上公主王子的幸福生活。 因为我们感觉我们的性格爱好都出奇的一致,以后的婚姻一定会很契合。 完全出乎意料的是,婚后,我们两的本性越来越暴露,我们常吵架,而且吵到升级到要歇斯底里的那种地步,很多时候只是出于一个鸡毛蒜皮的争论而已。 婚后一段时间,因为各种压力,我患上了失眠症,常常几天甚至一个星期没法睡觉,白天很累,情绪不稳定,老公虽然是很体谅我,但是他不但是无能为力,而且因为他自己也是被罪捆绑的人,常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我经常就是在一遍一遍的争吵中,一夜一夜的失眠中度过。 因为失眠,我就像是一个绝症病人寻找生的希望一样,随便什么稻草可以让我抓都行。比如我有一个同事,她是佛教徒,她邀请我去她们的协会,我也去,老公也愿意陪我去,但是我知道,老公很反对我信佛,我当时不知道其实那时候神已经在他心里动工了,我还因为他的反对和他争吵。。。      于此同时,当我在绝望中挣扎的时刻,神已经在做工了。 其实,我刚刚选择工作的时候就有两个选择一个是NIH的工作,薪水更高,科研环境更好,可是我偏偏就选择来到巴尔的摩,而且导致老公,每天要开车一个小时到他的学校。现在看都是神的带领。 我到巴尔的摩的第一天,我就碰到了Rebecca姐妹,当时她对我很是热情,我当时甚至误会她是喜欢女生的那种。。。 她几次邀请我去教会聚会,我自己是很想去,因为至少也是一根“稻草”嘛,但是老公却是很歧视教会的人,因为他觉得他交往的朋友都是数学物理界头脑很清晰,很聪明的人,教会里很多人都是那种不会思考的人,他觉得和他们都没有话说,而且会嫌弃别人谈论的话题。 (我们之后也和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分享过我们当初这种可笑的想法)。神也借着很多的人为我们祷告,尽管我们当时认为那些人都是愚拙的。。。 终于有一天,神都帮我们预备好了,神的时间到了。2016年一个周六上午,我和老公去参加佛教的聚会,我觉得没有什么感觉,紧接着下午就是若歌教会的长老黄小石,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的教授,听到他的头衔,我们两个都很感兴趣。 当时大概是讲“科学与信仰”的题目,听完了我终于明白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信仰的“信心”是否就是愚昧的?其实,我们不管做什么都是建立在信心的基础上,就连我们认定是“真理”的东西,也是建立在我们相信科学家告诉我们的是经过他们很严谨的实验验证得出的,很少有人自己亲自去测量光速是3×10^8/s, 很少有人真正见过DNA,但是凭着我们的信心,我们相信这些是真的。 当我明白了这件事以后,我再去思考我自己做的科学研究,其实没有一个人做出来的结果不是间接推理得到的,我们就是通过实验间接的去验证自己提出的一个科学假说而已。 而这个假说永远都不是真理。 原来我自己一直以来已经不知不觉的把科学当成是一种真理来信仰了。      神没有止步于这次,紧接着在2016年5月,受Rebecca姐妹的邀请我们去了美东的一个大型的福音营,那天晚上诗班献唱《最知心的朋友》,还有《这一生最美的祝福》,触动了我的心,因为一直以来,我觉得我没有朋友,我的心是没有人注意的,但是却有一位神在乎我,爱我,愿意做我的朋友,这本身就是我一直渴望的。 而且当于慕洁牧师讲到启示录里面,主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的就开门,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我终于抑制不住感动,就和老公一同走上了台决志信主了。 像很多人一样,我刚刚信了主,因为信心的种子还是很小的,也经常会怀疑看不见摸不着的神真的存在吗? 我之前的感动会不会是自己的心里暗示,或者仅仅是一种情绪而已? 但是很神奇的是,每次我一有这样的疑问,就立即能收到神以各样的形式的解答。比如,一位弟兄给我们发微信分享的一句经文也恰好解答了我们刚刚问的问题。 比如,看游子吟这本书解答了我很多的因为对信仰不了解而有的问题,等等。 神也通过各样的神迹让我们经历他。有一次我一个人第一次给一群小老鼠剃毛要准备一个手术,因为害怕老鼠,心里十分忐忑不安,我就和主祷告说“求主帮助我,因为凭着我自己我真的没有胆也没有能力做到”,结果我刚求完,那些小老鼠就都安静了下来,我竟然很快很顺利的完成了工作。还有一次,我花了很久给一些样本照相,照到了晚上10点多,因为很累,我在没有保存数据的情况下把电脑关掉了,我心里想这下完了,要重新照的话,估计要干到凌晨了,但是我想何不去跟神求求,虽然心里的信心很小,但是当我打开电脑,神奇的是我的所有数据竟然都好好的在那里 。象这样的事情,简直数都数不清了,我相信我的这些经历不是用概率可以解释的。 其实最让我惊奇的是,神竟然真的做我最知心的朋友,神知道我心里的每一个痛苦。以前我和老公吵架,每次都是很绝望的,在国外,没有人可以找,没有人 可以倾诉,但是自从信了神以后,神却是明白我的绝望。 记得有一次,我们刚刚有个睡前的争吵,我通常是很敏感的,如果睡前有争吵是一定没法睡觉的。但是他却很快就睡熟了,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很是觉的不公平,为什么他都知道我睡不着觉还是能睡的那么的坦然,我越想越绝望,我就起来到客厅把心里的委屈绝望和神倾诉。但是我没想到的是,睡下就不可能醒过来的他,竟然自己醒过来,看到我很伤心,就跑来安慰我。而且他说他睡前也读到了神给他的一句话说:  你们做丈夫的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彼前3:7) 但是他说他没太在意,没想到神真的是和他说的,他就跟我道歉,安慰我。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被神的爱厚厚的包围着。 说到睡眠,我现在失眠也几乎被神医治好了,现在也很少失眠了。 神的恩典真的数算不清。 神对我的光照和改变也只能说是180度的,这样的改变神每天都在进行着,他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更倚靠他的人。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那样苦毒了,遇事不会先去抱怨别人, 因为我知道,这是出于神要吧他儿子耶稣基督的生命赐给我的恩典。 而且借着灵修读经,我也看到了自己以前没有看到的很多的罪,靠着神的大能我在一点一点的制死老我,让主的生命越来越显大,但是越是于神同行,我也越发觉自己的败坏和无能。比如就在去年暑假回家和爸爸大吵了一架,原因是他怪我天天只知道给别人传福音。我却为了自己被他无端误解而心里极度不平,就这样,就在我自以为为主做了很多事的时候,我的这个罪终于爆发出来,显现在我自己的面前。这个罪就是我传福音的动机之一就是想要显示我比别人强,我掌握了真理,因此我也需要被人认可我的“好”,我明明就是在抢夺神的荣耀。“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约5:44)。这件事让我真正开始反省,自己热切传福音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是因为爱他们吗? 我爱我的父母吗?如果爱我为什么可以这样对他们大发脾气?我真是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吗? 如果是我为什么那么在乎人对我的看法? 我在神面前甚至对自己很绝望了,只是和神求赦免,但是神却在祷告中安慰了我,赐给了我很多平安,我就更积极的求神加给我爱人的心。神真的就回应了我的祷告, 现在我真的有进步了,在父母面前我很多时候愿意去放下自己的感受,去忍耐他们的不理解了,与其说是忍耐,不如说是开始学着定睛在主的身上了。就是这样在一次一次跌倒中,我学着去抓住神的话,神的应许,神每次都用他的大手拉我起来,并且会成倍的加给我更多的平安, 加给我更多信靠他的心,这一生与神同行是何等的美好!                                                                                     2017. 暑假

信主见证——卢至欣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大家好,很荣幸能有机会和大家分享我信主的心路历程。     其实和大多数来美留学的人一样,在来美之前,我也在中国接受了多年的无神论教育。我也曾经坚定的认为这个世界没有神。因为课本上是这么写的,老师也是这么教的,《走近科学》栏目组也是这么说的。     就在这种背景下,即使没有读过圣经,也没真正了解过基督教信仰,凭着那些道听途说来的信息,我就笃定的相信基督教不过是人发明的宗教而已。我曾经遇到几个路人给我传福音,但我都非常的抵触。只要他们一提起福音,我就想赶紧脱身。如果那个给我传福音的人没念过多少书,我就觉得他去信主是因为他没脑子。如果那个人念过很多书,我就觉得他太有脑子以至于读书读傻了竟然去信主。总之我就是坚定的相信无神论。每当遇到基督徒,我都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我才不像他那么傻,我是有理性的人,理性的人怎么可能相信世界上有神呢?     事情的转机还是在我来到美国以后。我到马里兰大学读博士。有一次,几位基督徒朋友邀请我和我弟弟去查经班,因为有免费的好吃的,又碍于面子不好拒绝,我们就开开心心的去了。当时和大家一起吃饭聊天特别开心,饭后大家一起唱赞美诗,最后分组查经。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基督教信仰,当时留给我的印象是,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人都超级好,而且他们并不是傻子或者疯子,反而是很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甚至还有一位长老是数学系的一位大牛教授。这忽然让我开始怀疑,我之前所鄙视的那个基督教,是不是和他们所相信的基督教是不一样呢?不然他们这种理性的人怎么会相信呢?     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我是个比较懒惰的人。自从那次查经班回家后没几天,我就再也不思考这些问题了,反倒是每天科研吃饭睡觉玩儿比较重要。但后来神和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就在那次查经班之后一年多,我弟弟忽然说他要信主了,还要受洗,而且还语重心长的说希望我也能多了解下这个信仰而不是盲目的拒绝。我当时非常的震惊。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同卵双胞胎弟弟吗?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玩一样的东西,吃一样的东西,甚至申请到了美国同一个大学读了同一个的专业。而且他是我二十多年的室友,我们从来都是说了前半句,后半句对方就心知肚明的。今天他竟然要信主了!不管我多么不愿意接受,这件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我觉得基督教好像是把我弟弟骗走了。我甚至开始自责,是不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他,以至于他要找一 个精神寄托。为了把我弟弟从基督教中救出来,我终于开始认真的思考信仰了。     正如苏格拉底所说:“不知反省的生命不值得活”。 从那时起,我频繁的骚扰我弟弟和他的基督徒朋友们,和他们“心平气和”的讨论基督教信仰,也重新审视了自己相信了二十多年的无神论。我本以为,拒绝加入任何信仰才是安全的。不然人就丧失了理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坚信着无神论。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经过仔细思考后,我发现无神论其实也是一个信仰。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无神论和一般的宗教信仰一样,有一个信条,那就是这个世界没有神。虽然这个信条没法被证明,但我还是像大多数人一样,不假思索就接受了。我还发现,无神论一直在有意或者无意的隐瞒自己是信仰这个事实。人们往往把无神论当作是绝对的的不证自明的真理。如果我们拿着怀疑基督教的严谨态度,去审视无神论的话,无神论其实是站不住脚的。试问有没有人曾走遍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看完以后,回来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没有神呢?     反倒是我的那些基督徒朋友,他们从一开始就开诚布公地和我说,他们也不能证明这个世界有神,就像人不能证明世界没有神一样。而他们则是凭着信心相信这一位神存在,而且凭信心相信这个神就是在透过这本圣经向我们启示的那一位神。就像是C S 路易斯说的,“我相信基督教就像是相信太阳已经升起,不是因为我看见了太阳,而是接它我看清了周遭的一切。”     原来,相信神存在或相信神不存在,都是我们凭着信心而不是凭着眼见要做的一个选择。看不见神不代表神就不存在,看见神人也可以说是看见了幻觉。重要的是,在我们做选择之前,我们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审视我们的每一个选项,还是说我们早已盲目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呢?      在认识到这些以后,我才终于放下了对基督教和基督徒的偏见和误解。可是仍然有一件事情让我想不明白,那就是罪。我不明白圣经为什么不断的说人是有罪的。圣经强调罪已经到了一个程度,好像完全不顾及听的人的感受。[比如罗马书 1:29-31说所有人 “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 ;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 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 神的 、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 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 又比如在罗马书3:10-12 “就如 经上 所记: 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没有明白的; 没有寻求 神的; 都是偏离正路, 一同变为无用。 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我们都知道,如果想让一种观念被人接受,就一定要让听见的人心里舒服而不是心里难受。照此说来,正确的套路,也是许多其他宗教采用的套路都是这样子的。“人类啊,你虽然不完美,但是你也挺好的,来吧,加入我们这个信仰,你就会变的更好的!” 这听上去多舒服啊。  圣经却截然相反,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罪的工价乃是死。我当时就震惊了,这么赤裸裸的说我是个罪人,还说我要死,这让我怎么信?但后来,通过自己的痛苦经历我才终于明白,圣经这样说,虽然听上去扎心,却是一语道出我生命真实的境况。而耶稣说:“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 我当时的病,就是圣经里面提到的骄傲,嫉妒,争竞, 苦毒,和怨恨。身为一个双胞胎,从小就要面对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奇葩问题:你们爸爸妈妈更喜欢谁呀?你们两个谁长得高啊?谁学习好呀?这些问题简直成为了亲戚朋友对我们俩的问候语。从那时起,我非常反感被人拿来做比较。但与此同时,我也越来越在意和别人的比较,也对别人的评价越来越敏感。 我记得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学习很好的男生,我到现在都还还记得他  的名字,他在2年级的时候就看完了三国演义,得到了班主任的夸奖,并且 有了一个绰号,叫做“小诸葛亮”。我当时虽然不知道诸葛亮是谁,但我知 道那是个好词,所以心理非常不爽:“不就是比我多看了一本书吗?又不是你写的,看完了有什么了不起?” 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我从心底里讨厌他,因此我直到如今也没有读过三国演义这本小说,甚至到现在连电视剧都没有看过,因为我不想被人拿来和他做比较。 到了初中和高中,我发现自己比较擅长物理和数学,只要在这两个学科稍加努力,就能换的老师和同学的夸奖。从此我的骄傲在这两个学科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与之相反,对于那些我不擅长的东西,我就完全提不起兴趣,因为就算我努力做了,也不能很轻松的得到别人的夸奖。比如我准备GRE考试的时候,知道英语不是我的强项,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拿到很高的分数,所以完全没有背单词的动力。直到考试的前一天,我的GRE红宝书一大半还没有看过。最后结果相当悲惨,800分满分的GRE Verbal部分,我只得了大概310分,我记得按照评分的方法,一道题都不对也是能得到200多分的。。。这样的我竟然还能来美国读博士,不能不说是神的恩典。。。  从那时起我发现,自己一直是为了别人的看法而活的。我一直努力获得别人的认可和称赞,却从没有了解过我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我的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别人的一句夸奖,就可以让我无比的开心,成为我奋斗的动力和目标。但是别人的一句批评,也可以让我立即跌倒谷底,一蹶不振。虽然知道自己生命出了问题,可我偏偏不能摆脱这些罪的辖制。直到我相信了圣经中所说的那位神。他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照着祂的形象造的,虽然因为罪的缘故,我们都亏缺了神的荣耀,但是他仍然要来拯救我们脱离罪恶的辖制。虽然是他毫不留情面的告诉我,我是个罪人,但也同样是他,为了拯救我脱离罪恶,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我的罪而死。当我真正的相信神爱我的时候,我忽然明白,我之前迷失了自己,是因为不认识那位如此爱我的神,反而去寻找从人而来的荣耀。就像神经中耶稣所说的:“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  在我真正接受神的时候,我终于把二十多年的重担卸了下来,也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那份不是从人的评价和眼光中而来的安全感与平安。这就是我信主的故事。

迷途的小孩——邹小娅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2014年秋天,我辞职从杭州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当时觉得很孤单,很想多交点朋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大学城基督教会,也慢慢认识了很多朋友,教会是个让我感觉温暖的地方,我第一次参加查经活动就有刚认识的朋友为我祷告,他们自称是神的孩子,是能和上帝对话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莫名的温暖, 自此之后我断断续续参加了好几年的教会活动,但是始终都没有受到神的感召,我总认为神只存在离我们很远的时代,现在的社会人们更多的是靠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神在我的心里种下了种子。比如说我经常在一个人走路思考问题的时候想到上帝,想要弄清楚到底上帝是否存在,或者在生活的当下一遍又一遍的找寻生命的意义,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又为什么要离开?当我感恩生命的丰富和神奇的时候,当我对时间的流逝、生命的逝去无能为力的时候,当我莫名的恐惧和害怕分离的时候,我很想和神谈谈,因为我自己无法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越来越感觉个人的渺小,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常常想向神祷告,这个时期的思考让我越来越觉得真是有一位全能的神在主宰这一切。 感谢神,让我去年当了妈妈,而这个经历让我更加意识到生命的神奇和不可控。此时我参加了今年五月的福音营,那是一次福音的洗礼。期间我听了黄立夫,谢大伟和金磊三位老师的讲座,他们分别从历史,文化,家庭关系,从大到小,从宏观到微观,横向纵向的讲解了基督教的历史,圣经的可信度,以及如何在夫妻关系中认识神。那时的我带着许多疑问迫切的想要找寻答案,我慢慢试图卸下自己的防御去认识这位神,因为我意识到,如果我能把这些所有的问题和疑惑交给上帝,可能自己就不会那么累了,因为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释为“神的旨意”。既然是神的旨意,那就安心接受,因为神既是全能的,又是慈爱的,他一定会为我们做最好的安排。而当我接受了上帝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这样一个定律以后,我的生活也因为有了圣灵的感动而变的越来越有条不紊,我依然会为生命的无常,时间的流逝而感慨唏嘘,但是因为内心知道有这样一位大能的神能为我做主,我变的安心许多,我知道可以完完全全依靠他,我时常祷告,经常感恩,也见证了很多人因蒙神的恩典而喜乐。 中杰牧师曾经给我形象地解释了人与神的关系,神创造了人,给了人自由意志,但是不想人却背叛了他,可是神是慈爱的,他就像父母爱小孩那样爱着我们,他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们机会,向我们敞开大门。我想说,在我没有认识到神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在走路,前面不断有新的东西吸引我走去,于是我走着走着已经忘了来时的路,再也走不回去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其实我们都是神迷路的小孩,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迷路了,也并不记得自己跟神的关系,直到他派人来提醒我,嘿,你还记得回家的路吗?我很感激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时时刻刻提醒着我,让我找到回家的路,我更感激神,我们的上帝,他一直没有放弃我们,不管我们犯了多大的罪,不管我们之前有多么对他不屑一顾,他都懂,我们的软弱和卑劣在他看来一清二楚,而他只要求我们,找到回家的路。 感谢上帝耶和华,因为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因为耶稣,我们成为一家人——许小琪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一生都在半途而废,一生都怀抱热望。这句话反过来,形容我太过于贴切了。我属于游戏人间的那种人,对什么都充满兴趣,却又在最后弃之不理。 老师批评我说,因为我的人生信条中没有坚持两个字。  2016年冬天我来到美国,第一次跟随黄爸一家来到教会做敬拜,也是第一次亲身接触信仰。那时我什么都不懂,来到大堂就跟着大家一起唱赞美歌,做祷告。后来又迷迷糊糊的跟去了青少年组,一直待到现在。 我常听大家说, 我们是被上帝拣选的人,每个人的宿命在我们出生以前就已经预定好了。我遇到倚云姐后, 真的感受到了主智慧的安排。因为她在我信主的过程起到了很强大的推进力量。每当我有疑惑或是想要退缩的时候, 我都能从她那里得到安慰和勇气。很多时候我都感觉到主在通过她来跟我说话,所以我也很喜欢跟她交流。一些在别人面前不想说不敢说的话,都可以在她面前吐露出来。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相信主但是也仅仅只是相信的阶段, 并没有想要往前更进一步的想法, 更不用说下决心要受洗成为基督徒了。  那时候我老是不坚定, 经常质疑自己的信心。 看看自己平时懒散的表现,也不觉得自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基督徒。 既没有凡事祷告, 也没有花时间去研读圣经上的每一句话。只是想起来时才赶紧装模作样的祷告读经, 跟在学校赶作业似得。而且我老是想着信仰这事可不一般,不是以前参加的那些兴趣班,不能随我心意想改就改,说变就变。我于是又以此为借口,几次拒绝了大家让我受洗的建议。后来倚云姐在周六过来我们家,花一上午的时间领我们读经,真的让我很感动。于是读经结束后我们就又讨论了这个问题。她告诉我,信主的人就像在一个充满快乐的奇妙的房间里, 不信的人在外面。 如果我们永远都站在外面观看的话, 就绝无可能亲身经历那愉悦,你最多就是从别人的描述中自己YY。如果走进去, 你才能看到那片你从未领略过的风景。在这样的鼓励下,我终于下定决心在今天受洗,并在倚云姐的带领下做了决志祷告。我知道,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我也许会有困惑, 疑虑或是不安,但我相信,主拣选了我,就不会离开我了。无论何时何地, 我都能依靠他得以平安。慈爱而全能的主,我们的父,感谢您让我认识您并成为您的儿女,有机会重回您的里面。也感谢那些在路上帮助我,带领我认识主的兄弟姐妹们!感恩祷告奉主耶稣的名。

因为耶稣,我们成为一家人——王蕾雁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大家好,我是Daisy,很荣幸今天能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认识主的过程。 我出生于哈尔滨,但在过去的15年里一直生活在新加坡。在今年8月跟随我先生来到费城。  第一次接触主是在中学的时候,被信主的同学懵懵懂懂的拉去她的教会参加敬拜。当时的我被教堂内大家的激动情绪、忘我的高歌以及难懂的经文所影响,对基督教有了一个不是很好的印象,也从此与主“绝缘” 在准备来美之前,我同一位好友分享了我内心的紧张与不安,毕竟我们好不容易在新加坡扎根,又要来到一个新的环境重新开始,心里很没底。好友借着这个机会向我传福音,我当时抱着求神拜佛保平安的心态,就答应了她试试看。但是没想到好友异常认真,每周都会挑选一天跟我分享经文以及一些美好的见证。我开始被她的热忱所感染,并开始慢慢期待起每个星期的经文小约会。我突然发现,这跟我之前印象中的基督教完全不一样,并开始通过每日祷告,逐渐建立起与神的交流。  以前去庙里拜佛保平安后,心里还是空荡荡的,毫无底气,只能听天由命。但信主祷告过后,即使祈求的事项没有被应允,心里也是充满了平安和喜乐。对于我来说,基督教不只是一个宗教信仰,而是一种与神的关系,一种胜似亲情的关系。 带着神给的平安,我来到了费城。神的大能以及爱在此呈现。我在3天内安顿好了住处、车子等一切杂事。让我欣喜的不是神带给我的诸事顺利,而是神遵守了他之前给我的承诺“Do not be afraid, for I am with you.”  在生活安顿好了之后我知道,单单依靠与神的关系是不够的,还需要学习更多关于基督教的知识、进行灵修。在种种机缘巧合下,我来到了费城大学城中华基督教会,在这里认识了很多弟兄姐妹。让我最为感激的是立影和刘陆夫妇,每当我周日想要偷懒不来教会的时候,他们都会在星期六按时提醒我“明天见”,也不辞辛苦的承担起了接送我和另一个姐妹砚柠的工作。  参加了几个月的主日崇拜和福音班后,渴慕的心让我再次向神祷告,希望能学习到更多关于基督教的知识。感谢主,洗礼班开课了。听了中杰牧师在洗礼班上的讲道,解决了我心中的很多困惑,也让我理解了之前无法理解的一些基督教的理念,更加坚定了我受洗的决心。感谢主的救赎和一路看顾、陪伴,让我今天能站在这里,哈里路亚。

洗礼见证——廖偲宇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大一开始接触圣经,做决志祷告,到现在,已经是第五年。 这五年的生命里,常常在思索两个问题:“什么是恩典?”以及“为何总有苦难?” 什么是恩典?可能很多人都能背出答案:主所赐予的救恩,赦免我们的罪,使我们得以圣洁。可是恩典只是救恩吗?并不是。 回想信主之前,因为总总缘故,心里总是充满疑惑、不解、哀伤乃至怨恨。因为没有被好好爱过,因为总是受伤害,所以也拒绝去爱他人, 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那个时候,躲在小黑屋的我,内心是大片大片的荒芜。大一暑假到来之前,其实已经信主,却仍然常常怀疑,怀疑自己是否会被爱,是否能认识爱。暑期期间,报名做支教,常津桥英语夏令营。在那里,认识了两位非常重要的姐姐 Lisa 和Emily。Lisa 和Emily 是夏令营的联络人,她们负责安排营会的人事。在她们身上,散发着一种光芒,一种充满温暖、充满力量、充满智慧的光芒。那光芒从神而来。每每听她们的祷告,听她们的分享,焦躁的心总是会安静下来,甚至忍不住动容。那个时候的我是不自信的,害怕被看出强撑的热情,假装的爱。可是,当我们终于做完暑期的支教,在北京相会时,Lisa说:“Molly, 感谢神,让我们认识你。你真的是一个很有爱的姊妹”那一瞬间,突然体会到神的恩典。这恩典是爱。神是爱,而爱里没有惧怕。唯有借着神的爱,我们才能彼此相爱;感谢神,因他赐予的这一份爱,教我们“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可为什么又有苦难? 当写申请学校的文书犹如在沙漠找水;当帮非洲小孩募捐粮食和水,却被说骗钱;当以为关系缓和,却再次被现实狠狠打上一耳光。我问神,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苦难,我不要很多的天上的财宝可以吗?我不要太多的荣耀可以吗?只想要现在的成全,让内心平安可以吗?可是那平安到底是从哪里来?来自人还是来自神。忠杰牧师的讲解,Helen 师母的劝诫,雪莹的分享。忽然明白。苦难因人而来,当我将自己的软弱放在他人的身上时,软弱只会加倍,苦难,也因此而生。唯有相信神,相信神所有的安排,借着更加坚固的信心,才能有安静的心。麻雀总会有食物,丢失的羊总会被找回。阿爸父,他的美意总会到来。此时的苦难,教我更谦卑顺服,领略他长长久久的恩典与祝福。 感谢神,因他的拣选和预备。 感谢神,成为我的主,掌管生命和前路。 感谢神,愿他亲自带领今后的每一步,都行走在恩典之路上。只愿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他的容美,在他的殿里求问。

转会籍见证——高德峰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路漫漫其修远兮,不论是初信之时的犹豫不决还是信主之后属灵的争战,我将一直求索。  认识自己 “什么使我快乐?我想成为怎样的人?”,是我成长每个阶段都在思考的问题。进入大学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将认真对待学业、规划好人生和做个善良的人作为自己的基本准则。这种受到主流认可的三观让我在生活群体中找到很好的立足点。借着这份让我舒适的处世之道和商学院文化特有的“自信”,我坚信人生的一切都能靠自己争取到。但是这种属世的“智慧”是脆弱的,大三之后我开始渐渐觉得自己活的莫名地辛苦。这是种自己难以排解的苦闷,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弱小和无助。感恩天父让本科的几位老师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从观看“圣经的故事”电影到参加教会的青年活动,我被敬拜的歌声感动,也通过牧师的传道重新省视了自己。我看到了自己“正直”表面下的假冒为善和自欺欺人:我不屑却羡慕着同龄人的拜金主义;我批判却嫉妒着90后放纵式的快乐;我对专业知识的专注是出于功利的目的;我的助人为乐是期待别人的赞美。通过认识自己的软弱,我开始对信仰有了渴求。  初信的蒙恩和挣扎 2014年的冬天,在平安夜的敬拜歌声中,我决志信主。感恩天父,我出国准备阶段的每一步都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标。我申请到了心仪的学校,也在出国后开始了一段美好的爱情。攻读金融硕士的日子寸步千里,除了完成紧凑的课程还要每周末长途跋涉去纽约社交。以此为心里的借口,我在硕士的一年多时间里远离了主,甚至有大半年都没参加主日敬拜。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享受”着天父给我的平安喜乐,心里却缺失了圣灵的感动。2015年的夏天,我一个人从东部搬到菲尼克斯开始为期半年的实习。酷热的天气、枯燥的生活和突然发生的感情问题把我又一次打入了低谷。我心里明白,不是因为我远离了主而失去了一切的美好,而是我的内心失去了属灵的感动和坚强。万事皆互相效力,这段痛苦的时期让我回到了教会生活。感恩天父借助菲尼克斯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给了我温暖和感动,这种失而复得的信心是坚实的,我在同年七月受洗信主。  信仰给我力量 “一步又一步,这是恩典之路”是许多基督徒和慕道友耳熟能详的一句歌词。天父给我的爱是白白的无私的,不论我状态如何属灵情况如何,他都让我看得到他为我准备的恩典之路。但是,我的信仰也不能仅仅是一句鸡汤的经文、一个教会的会籍或者一句只停留片刻的祷告,而应是结在内心的圣灵的果子。生活在这个诱惑触手可及的时代,即使已经受洗,我在每日的生活中也无时无刻不被旧我的软弱和属世的观念影响着。愿主能运行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中间,指引我们抛弃装假,把每一份感动和温暖都理解在心中,供养属灵的坚强,活出基督的样式,阿门。

我的信仰见证——王钰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虽然从2014年就受洗了,但感觉自己的信心一直忽大忽小。有时候,在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下意识的还是会第一时间从人的思维去想:怎么办?怎么解决?这事情自己解决不了,那我要找谁帮忙?最后发现没有更好的解决思路,才会想要回到主里面,向他祷告,向他寻求帮助。在顺境或者忙于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又会忘记寻求主更深的旨意,只是想到要“凡事谢恩”,才会自己心里默默说: 感谢主!感谢主的恩典,你的恩典够我用的。 这样的信主方式让我灵命一直难以很快成长。今年7月初我和老公来到费城,我来读一年法律硕士的课程,而老公陪读,同时他也希望找到一个英语班可以学习。学校的暑期课程是7月底开始,所以当中的约三周的时间,在基本办理好入住和收拾得七七八八之后,我们约好了朋友一起去黄石和大提顿游玩。等到再回来费城的时候,离开学只有四天的时间了。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其实有好多事情没有处理完。比如说,我们租的Apartment突然换房东了,以至于无法通过网络缴纳账单,需要去联系Leasing agency的工作人员;我需要选课和购买课本;学校还布置了大量的阅读书籍和案例;要自己去申请开通网络和办理银行卡及身份证件;我们还要考虑买车(意味着研究各种政策和操作方法)等等等等。要想在开学前做这许多事情,简直是不可能。再加之,很多事情不是一切顺利,而是一环套一环,需要很多的沟通和电话。老公的英语水平比较基础,所以当我希望他能帮忙做些研究或者去联系美国客服的时候,他总是推三阻四,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说得清楚,你去!所以,那段时间,我常常突然就火气很大,觉得很情绪化,对老公的态度也越来越差。我当时还自我嘲笑说:难怪学校要提供那么多心理辅导的资源,告诉大家可以找心理医生倾诉。我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现在想起来,脱离了主的生活,凡事全凭自己的血气和所谓的“生活常识”,怎么可能不会觉得自己的轭很重呢?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一切交托给主呢?  当我觉得随时有可能掉下最后一根稻草的时候,转机出现了。在国内工作的时候,我们有个职场周间的团契。当我离开公司之后,之前的团契姐妹还会时常联系我。周日的早晨,一个团契的姐妹发来微信,问我在费城怎么样了,还适应吗?有没有找到合适栖身的教会?当听到我开始抱怨各种事情之后,她甚至提议说,要不要我们约个固定的时间,大家可以一起通过网络查经聚会。同时她说:规律的教会生活非常重要! 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来费城这么久,居然还没有去过教会!所以,当天早上,我觉得无论如何,我也要去教会做礼拜!老公对我的这个决定也一百个支持。虽然他还没有信主,但我想他大概看到了“在教会规律聚会的我”和“不聚会全凭自己的我”的差别,所以他立刻说: 你快去!当天早上,当我走进教会的时候,在唱如鹰展翅上腾,“神已听见我的呼求,他也明白我的渴望,放下重担脱去一切缠累,恢复神造我的柔美形象……”。之后,牧师的讲道恰恰是讲在外散尽家财的小儿子回到父家,他的父亲非但没有怪他,反而亲吻他,杀猪宰牛欢迎他。我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因为我知道,主在对我说话,他说: 孩子,不管你走多远,你感觉离开我多远,我都一直陪伴在你身边。不管你是否求告我,我都知道你所有的需求,因为在你还未出生,我就拣选了你,数算了你的一生,连你的头发我都数算,只要你回来,我随时欢迎你!当天,我一边悔罪,祷告感谢神的召回和照看,一边暗暗决定,一定要回归正常的聚会和查经。因为靠自己总是徒劳。  主啊,你是我安慰,你是我的磐石。我愿意一直跟随你,感谢你一直通过各样的事情和弟兄姊妹让我看到主一直都在,你的恩典够我用的!我也祝福弟兄姊妹: (历代志上16:11)要寻求耶和华与他的能力,时常寻求他的面。(申命记4:29)你尽心尽力寻求他的时候,就必寻见。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