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里的合一——王乾传道

In 网上信息, 证道 by UCCCC

至于那些有名望的,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反倒看见了主托我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托彼得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                                          加拉太书2:6-7

教会周报(06/25/2017)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王  乾    题    目:  福音里的合一    经    文:  加拉太书2:1-10     欢迎报告祷告  ………………… 梁中杰    敬拜带领:  贡云华    敬    拜:  徐慧箐 罗薇 潘玛丽    司    琴:  何安雅    司    事:  邓子泠 周冲 许驰旻 任跃 本周圣经章节: 至于那些有名望的,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反倒看见了主托我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托彼得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         …

永被纪念的美事——梁中杰牧师

In 网上信息, 证道 by UCCCC

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个纪念。                                        马太福音26:13 

受洗见证——   范婷婷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大家好,我叫范婷婷,来自河南郑州,现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儿童心理学。很高兴今天能跟大家一起分享见证这个让我重生的洗礼时刻。        我从小到大,都生活的无忧无虑,被家人同学老师宠着,一路都比较顺利,升学也都是保送的。在知道有基督教之前,我就相信有“上苍”,有“神灵”,我敬畏鬼神,对自己所经历的小挫折也都积极看待,对自己所拥有的都心怀感恩。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会开始“祷告上苍”,感恩天上的某位“神仙”,却也不知道是谁。随着慢慢长大,我渐渐开始相信所谓的佛语,但同时觉得更多的佛语是人类一代一代总结的智慧结晶,而并非真正的神,毕竟许多佛都是有人变成的。同时很多佛教道教的态度都让我觉得太过消极避世,再加上之后学习历史,了解到道教佛教能在中国大地广泛流传往往都是历代君王的一种思想统治手段。而对于基督教,在来美国之前,我只是在影视剧中看到过,最初的印象就是觉得修女,神父的着装很简朴,却比道教佛教的着装看起来更高大上。          如果要说我跟基督教的缘分,上帝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伏笔。上帝给了我一个恩赐就是我的声音,从小就很喜欢听歌,唱歌,乐器也是吹拉弹唱学了不少。中招考试之后的暑假,我想多学几首英文歌,顺便多学点单词,在同学的QQ空间里偶然听到了一首名叫“Grace”的歌。第一次听到就觉得特别好听,尤其里面的歌词打动了我,句意大致是:“我问你,每次次我跌倒,让你失望时,你都帮助我让我重新站起来吗? 你回答说:我亲爱的孩子,我爱你,只要你一直寻找我的面容,每天你都会得到充足的恩典。”当时的我并不明白这个歌词有什么深意,还以为是在描写父亲对孩子的爱。之后,马上去找到了歌词,下载下来开始学着唱。但是很奇怪,每每唱起这首歌都会让我感到的眼含热泪。直到五年之后,在美国读大二的我,去了教堂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首歌是在描写上帝对我们的爱,这居然是一首圣歌。我有点惊讶的发觉,原来圣歌也可以是这么好听的。而那首“Grace”的作者,Laura Story 更是经历的许多苦难,后来被基督所救赎,才写下了许多好听而感人的歌曲。          高中毕业,我收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和奖学金,就顺利的去了芝加哥读本科。其实我并不是认真努力读书的学生,却一直能够顺利升学,还没有认识主之前,我并不觉得我的这些顺利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总觉得上苍给了我很多恩赐,也是继续心怀感恩。我走到每一个地方,都会很神奇的出现一个个贵人帮助我。大二那年,我的本科教授Heejung Park(她是一个韩裔美国人)作为Assistant professor来到了我们学校。我当时的成绩并不突出,但就在并不了解我的情况下,她单单只收了我进了她的实验室,收数据,做海报,最后发表论文。在学术上,如果没有她,我的学术道路应该还是一片漆黑。这位年轻的教授对我更像是姐姐一般亲切,她也邀请我住在了她家的大house里,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她每周日都会去教堂,然后终于在大二下学期的复活节,她带我第一次去到了教堂。我去的那个教堂是美国人的教堂,我去的时候台上正在唱歌,而那个教堂看起来更像是个音乐演唱会,这刷新了我对教堂的理解。那次去了教堂之后,我只是觉得被深深触动,却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有所触动。从教堂拿了一本圣经回家看,发现都是好玩的小故事,我像读神话小说一样看着,没有往更深层的去理解。而每次跟我的导师讨论基督和上帝的话语的时候,却发现上帝所说的很多话语,比如认罪,比如对人有爱都是我的自带属性,觉得跟上帝不谋而合。这让我自己觉得我跟上帝很有缘分,但同时又觉得似乎自己已经很好了,信教或者不信教似乎并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更何况我本科学习的心理学,是科学学科,我以心理学的角度想,大概基督教也是心理暗示的一个结果吧?更何况,许多人都是经历挫折磨难才开始信主的,而我,一直都一帆风顺的,没有磨难就不用信主了吧?        再后来,大三的时候,我开始渴望更大的实验室,更权威的心理学教授,于是开始寻找去其他知名大学的机会。就在这时,我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找的工作,开放给大三本科生的工作岗位实在是太少了,而我的这个本科导师也告诉我说,对于本科生来说确实很难找到理想的可以助理工作,更何况是对我们文理学院的本科生。我一度是有些失望的,因为我修学分修的比较多,最多三年半就可以本科毕业了,而我的科研经验却仅限于校内。就在我的野心膨胀,却进入瓶颈阶段的大三,我大二时候的室友无意中跟我说了一句话“你可以给各个大学的老师发邮件啊,看看他们是不是需要科研助手?说不定就能找到”。于是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一星期之内发了50多封邮件,结果是,70%的教授都回复了邮件,里面更有10%的教授愿意给我提供科研助手的工作机会,最终我选择了去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然后我的科研项目就变成了和麦迪逊老师的项目和本科导师的项目同时进行,大三大四就往返奔波于芝加哥和麦迪逊之间。在这期间,三年半的时间,我完成了本科学业,继续申请研究生和博士的项目,参加conference,往返于许多城市之间,也根本没有心思和时间花在思考神或是上帝上面。最终,又是很幸运的,我拿到了博士录取通知,和几所藤校的录取通知。最终决定来到宾大,是因为宾大学术排名靠前,这里的导师很厉害,还给我奖学金,最重要的是,刚好我的本科导师Heejung Park也来到了费城不远的bry mawr college 拿到了tenure的position。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这位导师带我去了她所在的bry mawr小镇的教堂,我很感激这位导师带给我的一切,在教堂里也深深感激上帝能派遣这位导师来到我的生命里在学术上帮助我,在生活上关爱我。本科毕业典礼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时,也得到了我的这位导师的关照,一直住在她家里。这个时候,就连一直是无神论的爸爸妈妈,也告诉我说,基督教真的是一个教人学好的地方,你也可以多跟着你导师多去教堂走动走动。 然而上帝派来的天使又何止我的这位导师,后来我跟前室友聊起我去教堂参加活动,才得知,原来当初那个给我申请研究助手工作建议的室友,竟然和我的导师一样,也是基督徒。我很惊讶,因为我的这位前室友是中国人,而当时,我本科所在的文理学院并没有听说过有中国人是基督徒的。再后来,我发现生命中很多小细节,比如我一开始提到的初中时候听到的那首赞美上帝的英文歌曲,比如我遇到困难时出现帮助我的人们,许许多多都与上帝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冥冥之中,我突然意识到,上帝派出了无数天使一路呼召我,帮助我,无论如何,我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了解基督教呢?我想我没有经历那么多苦难,也许是因为上帝每次我遇到困难,他派遣一个个天使们来解救我,指点我,而我当时虽然不知道这都是他的恩典,但是我都一一接受了,所以现在的我还依然比较顺利。之后,来到教会学习后,我也才真正明白顺服上帝意愿,让他做我的主,我才能得到解救。      2016年的秋季末,在本科导师的推荐下,我终于了解到有一所在宾大内的教会。然而,那个周日,当我按图索骥,寻找那个教会的时候,却没有找到。我在想,大概这是天意,让还没有准备好的我进入到教会吧?谁料想,很快的,我认识不久的跟我一同上课的朋友“荀曦鹤”,邀请我去参加了教会的活动。我惊喜于居然有华人教会,就去参加了慕溪组团契的过年庆祝。那天很开心,认识了leon和雪莹这对热情而且天然萌的couple,还难得的,第一次在费城见到了两个河南老乡,其中一个就是慕溪组的高华,乙人的老公(虽然他现在去了芝加哥),但更巧的是,他们家就住在我家对面,临别的时候还说了句“下次来我们家吃烩面啊”。在这里遇到的人,大家都相亲相爱,像是一家人。我也就顺其自然的开始跟曦鹤一起每周日来教会礼拜,了解圣经的真正旨意。每周五参加慕溪组的团契,一起分享各自的生活,和经历神的感受。慕溪团契也更是让我感受到大家像是一家人,家里有和蔼睿智的江叔叔,儒雅博学的大哥余文宝携嫂子杜燕还有快要出生的小baby,常常撒狗粮的大姐孙果携姐夫舒凯,天天喂狗粮的二姐天毅携姐夫程伟,还有多才美丽的三姐陈琪组长。当然还有我,曦鹤,剑桥,leon一家,乙人一家这样可爱闹腾的小孩子辈,等等~尽管我们各自年龄差距不小,所处的各个社会领域不同,人际圈子不同,擅长的也不同,每周团契也只有周五一天晚上的几个小时,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即是努力的按照基督的样式生活。相信这一切只单单是因为我们的属灵都是归属上帝,是他把我们凝聚在一起,让这些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共同平安喜乐。就这样,3月31日,在慕溪团契的聚会中,大家手手相扣,一起见证了我特别的坚信礼。      随着我渐渐聆听和学习神的话语,我恍然明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上帝都是上帝早已安排好的,就连选择要加入的教会,上帝都是为我精心挑选。而与此同时,学校上课时,坐在我旁边的辛亦清,也是河南人,更是基督徒。你看,上帝为我安排了最合适的时间和最合适我的教会,就是这里,大学城中华基督教会。而我以前有的许多对基督教的疑问,都在慕溪组,Helen,中杰牧师,还有受洗前面试我的王雪和纪啸那里得到了更好的解答。比如,我一直觉得上帝的许多旨意都是我天然自带的,一直觉得不需要专门相信他。而我现在明白了: 我原来以为的我自己很喜欢反省自己的这个属性,只是我善于发现自己做错的地方,而对错是由我自己、或者说是随着整个社会变化而定义的是非观,我只是在力求改善自己,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愧疚,同时往往也得不到心里的释放,我只是更习惯性的谴责自己。尤其是对待其他人对我的好,从来不知道如何拒绝,每次拒绝别人或是给别人带来伤害都会让我及其不安。所以,即使我每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和对别人的伤害,我只会更加痛苦,因为这并不是吾日三省吾身能够解决的。而圣经中所说的认罪则不同,这里,我们所看到的罪可能是超越时间和社会标准的,我看到了自己更多的罪,我试图自己解决,或许事情是解决了,但是内心却饱受煎熬。所以我开始试着去认罪,向上帝承认自己的罪,相信基督,上帝的爱子,他愿意牺牲自己,洁净我的心灵。这个罪是我向上帝认的罪,我不再做自己的主人,而是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给上帝。也就是在昨天,圣灵的指引下,我也终于鼓起勇气联系了一个许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因为这个人,爱唱歌的我在很久以前没有开口唱歌,一直到到教会唱起了圣歌,终于,我解开了一个长达5年的心结。感谢主。又好像上帝给我音乐上的恩赐也正是为唱好圣歌吧。 现在上帝派来了更多天使围绕在我的周围,我知道都是他给我的恩赐。我不敢说我能否每时每刻都按照天父的意愿生活和行事,但我知道,我身边的天使们会一直与我被圣灵住满、感召,我只需要相信依靠上帝,便可得他救赎。我愿意安心顺服,心灵得到释放和喜乐。 最后还想借用Laura Story, Grace里的歌词说:  As I walk with You, I’m learning what Your grace really means. The price that I could never pay was paid at Calvary. So, instead of trying to repay …

教会周报(06/18/2017)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未分类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梁中杰    题    目:  永被纪念的美事    经    文:  马太福音26:6-13     欢迎报告祷告  ………………… 萧道生    敬拜带领:  裴玉伟    敬    拜:  敬拜团    司    琴:  敬拜团    司    事:  齐钰博 沈翰飞 郑路瑶 任跃 本周圣经章节: 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个纪念。                                        马太福音26:13   —————————————————————————- 教会同工:梁中杰牧师, 何蕙青传道(Helen Liang), 王乾传道 教会地址:4501 …

信主得救见证——王芳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弟兄姐妹平安,朋友们大家好: 我今天受洗了,正式归在耶稣基督的名下,信主得救。感谢赞美主! 我在大学时就已经决志信主(那时我并不知道信主是怎么回事),也参加过一段时间的学生团契。2011年来费城后,断断续续参加咱们教会的活动,但是很遗憾我一直没有真正认识耶稣基督这位唯一的真神。   我的信仰发生转变是在最近的半年。主要是因为我的两个女儿。首先是大女儿带给我的转变。大女儿慢慢长大,自我意识越来越强,越来越“顽劣,” 越来越难管教。一方面我很恼火,另一方面我又很自责。(在女儿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她身上表现出来的贪心,动怒,不知道感恩等等劣迹,不就是我一直无法理解和接受的基督徒所传讲的“罪”吗?由此,我才开始思考自己的罪,人的罪的问题。并开始翻看一些教养子女的书籍,(先前没看过,很不负责的妈妈)以求可以解决女儿的问题。我发现书上会教导父母要爱孩子接纳包容孩子,要从小给孩子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可是这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反而带给我困惑。难道我不爱(世人的爱是有条件的,爱中是伴随着伤害的)我的孩子吗?什么才是真爱?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在教会听过赞美诗—爱的真谛,似乎隐隐明白“爱的真谛”)那什么是正确的价值观?(世俗的价值观是正确的吗?)什么才是真理?(教会姐妹分享:苏绯云教养子女的秘密,告诉了我什么是真理?)带着这些问题,我很想去教会,也愿意去圣经中寻找答案。我又一次寻求神,向神叩门。     再有就是小女儿带给我的转变。我从怀孕就一直郁郁寡欢(想了很多信仰方面的事情,但一直不愿去教会)直到小女儿出生我的心情才慢慢恢复正常。虽然照顾宝宝很辛苦,但我却越来越相信宝宝是神给我们的礼物。(原来一直觉得生孩子是自然而然的事)尤其当宝宝生病,我特别焦心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的向神祷告,求神能医治宝宝。宝宝病好,我也开始感谢神。      渐渐地,我发现当我真的愿意向神敞开心门的时候,圣灵会进入我心。当我真心叩门时,神会为我开门。神会用非常奇妙的,让我意想不到的方式给我启示。此时,当我再翻开圣经时,不再觉得读不下去,而是很渴望一章一章的读下去;去教会查经,听道也不再觉得很枯燥,云里雾里的,反而很期待周末的到来,我又可以去教会聆听神的话语;听赞美诗的时候,也时时被感动,并且能得到神的安慰;祷告的时候也真实的感受到天父在聆听我的心事,我的软弱和难处,尤其是当我感觉亲近的人不能理解我的时候,我向神倾诉,总能在主那得到安慰。主是我最知心的朋友,主是我最亲爱的伴侣。  神使我的心发生改变,因着从神而来的爱,我对身边的人和家人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包容。不再为多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不再为鸡毛蒜皮的事情与先生斤斤计较。      今年年初,我感觉自己终于开始认识那位慈爱,公义,圣洁的神了,很想在复活节受洗。可是随着受洗越来越临近,我的信心却开始动摇。我开始胡思乱想,最近两周开始失眠。我向神呼求,求神坚固我的信心。这期间弟兄姐妹也一直为我祷告,开解我,鼓励我。感谢神一直拉着我的手,我没有再次迷失,终于走上“真理”的道路。  我现在已经信主得救了,未来的日子还会遇到各种试探,软弱,难处,跌倒,可我不再惧怕,因为神与我同在;我不再孤单,因为有弟兄姐妹的陪伴。希望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在耶稣基督的知识和恩典中不断长进,能够真正散发出基督徒特有的馨香。为主做美好的见证,归荣耀于神。最后想借此机会,把Helen和玲萍姐妹送给我的祝福转送给大家,特别是还没有信主的朋友。  不要怕,只要信!  每个属神的儿女都是有福气的,早信主,早蒙福,早得救。

教会周报(06/11/2017)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温英幹    题    目:  舍与得之间 –慷慨奉献的蒙福秘密    经    文:  箴言11:24     欢迎报告祷告  ………………… 王   乾    敬拜带领:  陈 琪    敬    拜:  汤诗梦 胡文俊 李璐璐    司    琴:  黄易静    司    事:  张森 黄倩 薛聪 任跃 本周圣经章节:             …

神的计划与人的阴谋——梁中杰

In 网上信息, 证道 by UCCCC

耶稣说完了这一切的话,就对门徒说,你们知道过两天是逾越节,人子将要被交给人,钉在十字架上。那时,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聚集在大祭司称为该亚法的院里。大家商议,要用诡计拿住耶稣杀他。只是说,当节的日子不可,恐怕民间生乱。                                                                                                  马太福音26:1-5

教会周报(06/04/2017)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梁中杰    题    目:  神的计划与人的阴谋    经    文:  马太福音26:1-5    欢迎报告祷告  ………………… Helen    敬拜带领:  纪啸    敬    拜:  敬拜团    司    琴:  敬拜团    司    事:  吴睿 张悦 任跃 本周圣经章节: 耶稣说完了这一切的话,就对门徒说,你们知道过两天是逾越节,人子将要被交给人,钉在十字架上。那时,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聚集在大祭司称为该亚法的院里。大家商议,要用诡计拿住耶稣杀他。只是说,当节的日子不可,恐怕民间生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