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礼见证——朱晟佳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我叫朱晟佳,今天是8月21号也正好是我22周岁生日。这凑巧的日子就是神的督促吧:不要再迟疑了,就是今天,就在这又年长了一岁的日子,担当起基督徒的名义。    其实我很早就接触了基督教,11岁时就在丹佛的教会上了一年的少儿圣经班。当时虽然很多圣经的内容还不能明白,但能领会到来自基督的爱是不同的。大学本科重新回到美国留学后,在大三遇见了 John Tudor,他作为一位 Microbiology 教授,能从十分科学理性的角度来阐述圣经内容的真实性,使我很快明白的圣经中的道理,并相信神因为爱世人,籍耶稣为我们的过犯而死又以神的大能复活,使我们短暂的生命能与神永恒的生命相联。于是我决志了,然而当被问至我想不想受洗时,我却是犹豫退却的。简单地看来,受洗是一个仪式,是决志的对外表示。但就是这其中的仪式感使我意识到选择做一个基督徒是一件严肃的事情,需要读经祷告,抵抗试探,委身奉献,不断成长,是终身的承诺。我怕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基督徒,我怕别人不能理解我基督徒的身份(尤其是家人朋友),我怕以后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远离教会。要不我先多读读圣经,默默地跟随上帝,看看我能不能做出基督徒的样子等那以后再受洗吧?   于是我还是参加Grace Chapel的崇拜和Bible Study,有空的时候会自己读读圣经,也会积极帮助组织相关的活动。同时,我的学业和生活在决志后蒙受了很多恩典:在大三就提前被Upenn录取,接连获得学校的奖学金,自己学习炒股票和投资基金也大赚。一切似乎都一帆风顺的时候,我忽略了我的内心是否真的完全归信基督,也因此发生而转变。能自愿受洗与单单决志是不同的,差异在于是否愿意按上帝的一切要求去做,还是仍旧认为自己主宰着自己的人生。如果一个人的信心是完整坚定的,那么他就当明白接受受洗就是“尽诸般的义”, 应当渴望受洗。很遗憾,我当时的信心确实是不完整的,不坚定的,也只能在顺境中保持。  我这不完全的信心很快就受到了冲击,逐渐回到决志前的我,甚至更糟。大四期间,在学业压力和主日崇拜之间,我选择了去图书馆学习;在花时间关怀朋友和科研实验之间,我选择禁闭在实验室里。看似这么做似乎也确实有我的苦衷,时间也似乎没有被荒废。然而神是希望我们人与人能联结在一起,一同喜乐的,而不是成天生活在压力之下。忙碌又缺少解压机会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我的行为,也吞噬着我的信心,直到有一天在被问及我是否是基督徒时, 我想了想有多少天没有翻过圣经,又有多少天没有和任何基督徒联系了呢。我是决志了,可是我没有任何转变,还是只是为了个人学业而忙忙碌碌,越发不愿担当起基督徒的名。于是我回答说,“不,我不是基督徒。” 就是这样,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灾大难,就是因为缺乏与神的交流,我远离了神,又成了一只迷失的羔羊。  在毕业的时候,我曾努力学习过,却并没有保持大三的成绩,有相当一部分朋友因为大四接触得少,也渐渐疏远了。毕业之后,也就是这个暑假,我处于很迷茫的状态,搬到大学城以后更感到了孤独无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决定,我要去教会交新朋友,也懵懵懂懂地就正巧能上新一期的受洗班。受洗班的内容基本都是我听过的,但是梁牧师强调了我一直在忽略的一点:你是否愿意把人生交给上帝,一切按照上帝的意愿做?我终于意识到,决志以后我也从来没有把我的人生交给上帝: 我以为我能靠着自身努力学习,能紧紧地攥着我的人生,结果学得非常辛苦,也会厌学。我以为我自己能在费城照顾好自己,可是孤独感和对 前途的迷茫感是自己解决不了的。我以为靠着自己对自己的监督,能做出一个基督徒的样子,可以不知不觉我的信心就磨灭了。不把人生交给上帝,靠自己,是无法活出崭新的生命的。  想明白了这点,我决定在今天受洗,使今天变得与其他日子不同,与我庆祝过的,与将要庆祝的生日都不同。今天将标志我内心的真正转变,我将认真地担当起基督徒的名。这是一个成熟,郑重与正确的决定。        

教会周报(10/30/2016)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王  乾    题    目:  遇见耶稣:有信心的百夫长    经    文:  路加福音7:1-10    欢迎报告祷告  ………………… 萧道生    敬拜带领:   纪啸    敬    拜:  敬拜团    司    琴:  敬拜团    司    事:  尚书东 许驰旻 杜小玲 本周圣经章节: 耶稣听见这话,就希奇他,转身对跟随的众人说,我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

洗礼见证——尚书东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见证分成两个时间线,我请来观礼的人,丁玉婷和我姨奶,分别来自这两个时间线。1991年丁玉婷和我一起加入了中国少先队,合影保留至今,是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那时候我们学习都是班级前五名,小学毕业之后,品学兼优跟我就再没有什么关系了。 而我姨奶代表了我的家庭,渗透出传统的中国家庭观念。说到这儿,很多人会觉得我说的内容和神貌似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其实是想说明,来美国之前我的生命离主有多远,多不可能认识主。  下面我就要说主怎么让我慢慢的靠近他且信靠他的。下面我想用英语说几句,主要涉及故事的两主角其中一个是美国人 而且也来到了现场观礼。  I would like to introduce two people, Joe and Brady. Joe used to be my roommate. He was a mysterious man cuz he was usually busy on Sunday morning and Tuesday and Friday evenings. Finally, I knew that Sunday is worship time and Tuesday and Friday evenings are bible study time, with free food provided. Once I …

教会周报(10/23/2016)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王  乾    题    目:  遇见耶稣:税吏长撒该    经    文:  路加福音19:1-10    欢迎报告祷告  ………………… 谢大伟    敬拜带领:  陈哲纶    敬    拜:  刘黎 徐慧箐    司    琴:  纪啸    司    事:  唐淑梅 孙芮敏 尚书东 本周圣经章节: 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

七祸——梁中杰牧师

In 网上信息, 证道 by UCCCC

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一切的罪,都要归到这世代了。                                                                                                        马太福音23:35-36                                          …

洗礼见证——余文宝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各位兄弟姐妹平安,我是余文宝,来自方舟组,目前在CHOP做博士后。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信主历程。 这是一个漫长而比较曲折的过程。我是2010年开始接触基督教的,那时候我在韩国念博士(曾经无数次被问起你为啥要去韩国念博士这个问题。今天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的回答,那就是,这一定是主的安排,哈哈)。一方面韩国是个基督教氛围非常浓厚的国家,另一方面刚去那边又没什么朋友,很不经意间你就会被带到一家或数家教会。当时去的第一个教会很push, 在一遍一遍地被问到你要不要受洗这个问题后,我索性就受洗了。一方面碍于情面一方面也没有太严肃的考虑过这件事,心想洗就洗呗。由于我老早就受洗了,也没人来烦我,问信不信,要不要受洗之类的问题。有人来给我传福音,我就说我已经受洗了。我也从不跟人家争论。这样大家相安无事。彼此清净。可是我一直也没信,要不然今天也不会站在这儿了。受洗后我也没觉得自己是个基督徒,该干嘛还是干嘛,也断断续续的去教会,有好几本精装版圣经,也从来没主动看过。好像基督信仰还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这期间去教会的经历客观上让我对基督教也有了粗略的了解,对基督教也完全没有抵触。觉得他们讲的都挺好的,只是我不信。后来我毕业了又去韩国另一个城市做了一年多博后,一开始我不去任何教会,后来太过单调,又在朋友的邀请以及教会举办的各种旅游观光聚会的吸引下,断断续续去过两个教会,一个国际教会一个中文教会。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受洗过(除了我太太)。在我要离开韩国来美国的时候,两个牧师都跟我说,“我看你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受洗了”, 我拒绝了,说我还得想想。他们之前有很多年留美经历,于是给我张罗联系美国这边的教会,我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因为我从来都不觉得去教会有什么重要。  我和我太太是是去年七月份来美国的,刚开始在UIowa,我们家邻居就是一对中国留学生夫妇,他们都是基督徒,对我们帮助很多。这期间我太太还偶尔跟他们去教会,我一次也没去过,没有,一次也没有,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悔。我的心很硬。那时我想来美国后我才不要再跟基督教纠缠不清了,也不想让人家知道我受洗过。五个月后,也就是去年12月份,我们实验室整体搬到费城,恰好我高中同学Henry也在费城,他在方舟组。由于跟他背景,成长环境都很像,当我得知他信主后,多少还有点震撼。所以后来我就很自然的被带到方舟团契,也参加周日的礼拜。大学城教会周日的讲道比较对我胃口,很多东西我觉得说到我心里去了。人们也不push。周五团契查经的时候我也会问很多问题,私下也跟几个朋友经常讨论, 也常常主动去看圣经。对于人的罪以及上帝的拯救都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这段时间我对圣经也有了比较系统的学习,很多问题也得到了一些很信服的解答,有些问题我发现不管站在信的一方或者不信的一方,好像都能找到说得过去的解释。这个过程我会经常问自己信还是不信。无限纠结。转折点是今年五月份的福音营。 我们是在福音营的最后一天决志信主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小组有一个很热烈深入的讨论,记得当时我们一直聊到十一点多餐厅要关门的时候。每个慕道友都问了很多关于圣经和信仰方面的问题。感谢胡萍阿姨和江叔叔以及方舟组其它兄弟姐妹的耐心解答,当晚我发觉到我太太已经很心软了,隐约觉得她应该会很快信的。第二天当柏教授讲道结束的时候,他问有没有兄弟姐妹受感动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为自己救主的时候,我跟我太太同时看了一下对方,然后我发现她举手了,当柏教授问第二遍的时候我也问我自己,要不要决定,那时我突然心跳加快,我就很吃惊,因为很少遇到这种情况,我越吃惊心跳就越加快。当柏教授再问的时候,我就举手了,当时我觉得如果要选一个特别的时刻的话,这一定就是那个时刻。 从福音营回来的路上,我跟朋友说,我之前就受洗过,现在才信,我忽然感觉特别轻松,从此不再纠结信与不信,也不纠结受洗没受洗,你知道一个受洗了却不信主的人或许就像结了婚却不爱自己的另一半的人一样。貌合神离或者更糟,就像最近刷爆微博和朋友圈的王宝强离婚事件一样。有一天人们忽然发现原来他们的另一半这么好,这么值得去爱去珍惜,就如同我这个受洗了却不信主的罪人真正地来到主身边一样。 而那些还有的疑惑,我也许还会再想再讨论,但我不再纠结了,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当时激动了一整天,仿佛真是一种重生。感谢主!                 当我听人们说 “我这一生作过很多决定,其中有很多后悔的,惟独信仰耶稣基督这个决定我从不后悔”,我觉得这是目前为止我听到的最有力的见证。我今天当然也可以这样讲,我所希望的是,在多年以后的任何一天,我依然愿意这样讲。 最后我想用很多基督徒朋友都喜欢的林语堂先生的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见证,“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快吹灭你的蜡烛吧”! 谢谢大家!

教会周报(10/16/2016)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梁中杰    题    目:  七祸    经    文:  马太福音23:13-36    欢迎报告祷告  ………………… 王  乾    敬拜带领:  刘燕然    敬    拜:  罗薇 谢嘉铭    司    琴:  黄易静    司    事:  孟晗 余文宝 朱晟佳 本周圣经章节: 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一切的罪,都要归到这世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