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周报(07/24/2016)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郑龙飞    题    目:  未曾看见还是没有看见    经    文:  哥林多前书2章    欢迎报告祷告  …………………王 乾    敬拜带领:  孙果    敬    拜:  张信忠 陈琪    司    琴:  何安雅    司    事:  丰一苇 朱志强 辛亦清 本周圣经章节: 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他们若知道,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

恶园户的比喻————梁中杰

In 网上信息, 证道 by UCCCC

  耶稣说,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所以我告诉你们,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马太福音21:42-44

2016福音营见证 ————孟祥禧Zoey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感谢主,受洗第四年了,主恩满满,今天回顾过去的一年神在我身上的恩典,愿神保守我的心,我的笔,诉说神的作为,归荣耀给他。 去年3月底,我在同一班的火车上写我受洗三年的见证。今天我又从麻州安城坐火车回去费城,可是今天我已经是一个麻大安城化工系博士班快二年级的学生(刚考完资格试,感谢神,自我感觉良好)。神开的道路真的很奇妙,无法预见,却很实在。去年三月,我知道了神让我来这个地方继续奔跑天国的路,我果然就来了,可是中间有很多的和神的角力、有跌倒、有软弱,也因此更佳体会到神的能力,今天真的很想把它们都写下来,因为这些事情让我更加认清我的神是可以信靠、大有能力的神。去年2015年5月12日,我妈妈回家了,感谢主,这里我就不详细说了。     去年6月我从Drexel Univ.毕业,周六下午毕业礼,晚点就被我爸带去了纽约。感谢主,让我躲过了周日上讲台跟大家说话道別的时间,我保证我就算上去了,除了哭哭哭,也说不出什么东西来。所以,我觉得我其实没离开过。这种感觉一直到9月份,我从国内放假回来美国,从纽约JFK机场下来直奔安城。当时我们UC教会二楼宿舍的曹欣雨还特地到纽约去,陪我一起把我的另一半家当一起从纽约开车搬去安城。我们唱唱笑笑,往北直直开了四个半小时后,到了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in the middle of nowhere。放眼望去,除了绿色的禾秆,肆意生长的树,零星的几间屋子,一条贯通康河两边的桥,就只有满地的松鼠、兔子和飞虫了。我们先是到了王牧师家住几天,时差都没倒全的我,那一整周都还是迷迷糊糊的。可是折腾了几天之后,我还是成功搬进了新家,谢谢欣雨,她那时候是我唯一认识和熟悉的人了。谢谢牧师,我当时除了牧师和徐广弟兄,在安城也是举目无亲。     很快,安城教会迎新把我找了去当桌长,我看着一整个教会里面全部不认识的人,突然感觉很恐惧。这种恐惧的感觉出于我对这个崭新的地方的未知,也处於我对我即将面对的各种压力,学业、研究、人际关系、教会、父母等等,是一个真实的“一切都是新的”的时候。正当我想要去慢慢适应,take it slow的时候,我很不幸地在某天下课的时候把脚崴了(当时不知道是摔下来骨折,还是仅仅是崴了)。闪电一样的疼痛从脚踝穿过我整个人,我重重地坐在地上,整整10秒钟,完全丧失思考和行动的能力。接下来我习惯性掏出手机,想看我可以向谁求救。结果我一刷通讯录,除了我本科时候的朋友之外,就没有別人了。那是我坐在地上差点眼泪就飙出来了,可是疼痛让我无法集中哭,所以我只能坐在地上呼救,有两个好心的小哥帮我报警,叫医护车(很贵,下次非生命遭到威胁,千万別这么干,真的),几小时后,医生确定我没有骨折,帮我固定了关节,给了我两只拐杖,让我下次走路小心点。这时候我坐在医院的等候室,翻微信,终于被我找到了一个正在interview的弟兄,他可以翘半个interview来医院接我回家。我那个时候已经感动得不得了了。要知道,在一个村子里,Uber、taxi、公交车都不通,有人免费接送是个大大的恩典啊!!谢谢冯韬,谢谢你在我无助的时候帮了我一把,感激不尽!!     第一个学期,化工的课程设计让我们上4门课,thermodynamics, transport, kinetics & analysis。这四门课在一起把我弄得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我都自诩是个学霸,没想到在这些大怪兽面前我的“血”每次都清零。每周光是明白教授在说什么就已经“烧脑”了,还有各种各样的group project,homework,midterm和final。最经典的是我们的Analysis老师,他说所有的考试都是open notes, open book, open internet, open everything,if you have a cat, you can bring it with you too。可是结果就是我们的平均分就愣是每次都只有几十分--抄答案都写不完。这还不是最难的课。加上对安城教会的不熟悉,让我对她产生了很多的误解,对一些不成熟的弟兄姊妹们的行为不能够理解支持(很多我到现在都没办法理解,求神怜悯!)。我很希望我能像原来一样在教会服事,和弟兄姊妹建立肢体关系,一起分享生命中发生的各样事情,一起为彼此祷告,可是我渐渐也发现我的适应力比我想像中差好多好多。於是,我和几个跟我一样刚过来的姐妹组成了“患难小分队”,互相祷告,一起熬过这段痛苦的适应期。可是这个小分队也没能长久,我们都有各自的安排,不能时常在一起为彼此守望。那时候,强大的孤独感把我整个人吞没了。我不止一次在日记、祷告里面埋怨耶稣,为什么带我来又不让我适应?那时候,去教会聚会对我来说甚至都是一种需要决定的事情,这要是放在我本科的时候,这样的我一定会被“Zoey小组长”骂死的。整个9月让我觉得自己是个loser,有一种暗暗的自我厌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却无能为力。不去教会,也没有让我的感觉变好。每次祷告神的时候手都在抖,说好的爱我呢?说好的恩典够我用呢?说好的默许的都是我能承受的呢?我都这么听话过来安城了,为什么要我受这么多苦?     过后,十月初,我回到费城参加Drexel的化工年聚。故意开车回来,可以赶得及参加周五的团契。开着差不多到的时候,一看见I-76的牌子,我就已经哭得一塌糊涂,觉得自己终于回家了。周五的团契里面,我感受到了久违的舒服,忘记是谁,9点的时候说了一句稀松平常的话:谁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们就结束咯!当著大家的面,我的眼泪唰一下又出来了,我真希望那天晚上的聚会可以不要结束,耶稣马上就回来了,我哪里都不用再去了。之后的祷告环节,我哭着告诉大家我在安城过得很不好,教会很坏(请允许我软弱一下下),课业很烂,脚不好,我感觉神是不是根本不知道我过得怎么样?不然怎么会丝毫没有要帮助我的意思???晨曦小组那天晚上为我祷告的弟兄姊妹们,按手在我身上,陪我哭,陪我祷告,让我听见神的声音。我还记得以洁当时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求祢让Zoey看见她的软弱、无助,让她知道她被创造的时候,我们所有人被创造的时候,本来就是软弱无助,所以我们需要祢,求祢来帮助;求祢让她知道祢很爱她,我们也爱她,愿意祢让她知道。在场的闻达,Esther,嘉铭,陈鸯,还有好多熟悉的人,全部在掉眼泪,好像这些事情他们全部都经历过一样。是啊,我本来就什么都不是,我软弱,能力也不足,在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时候,高唱“委身之歌”当然不成问题,对自己高要求,感觉是在跟自己比赛,要一天比一天爱主靠主,为主作好见证!可是当我遇到难题的时候,要学大卫改口唱赞美真的是做不到,我要爱自己都成问题了。想要努力学习读书,可是就是要花比別人多好多好多的时间精力才学会;我想要爱教会,可是安城教会就是跟我想像的教会不一样,好像里面根本没有我的位置;我不喜欢这个不读经,不喜欢去教会聚会的我,想改变,可是却无能为力,我想爱人,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去在教会里面找到自己的认同感,我无法认同很多弟兄姊妹的想法和做法,我变得很critical,我不喜欢总是找別人毛病的我(精神洁癖?)。在我自己很纠结的时候,谢谢为我不停祷告的弟兄姊妹,我的干爸干妈,谢谢神用祂的灵使我知道祂要借着这个事情来改变我。神没有停下要改变我的脚步。     从费城回来之后,我祷告神,求我在安城教会的位置。我跟Polly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她是在安城读化工的本科生,香港人,所以我们常常用广东话聊天,她很会用言语安慰人,所以每次跟她一起聊天都觉得很开心,没有压力。在我祷告了一个多月之后,我把我的异象告诉了Polly,那就是要给本科生传福音,要使年轻的灵魂得救。说起我自己,我本科的时候信主,在我18-22岁期间我在UC教会聚会,得到很多的牧养,而且在与基督使者协会的合作上也得到很多针对本科生的事工的训练,说起来倒真的有种“媳妇熬成婆”的感觉,哈哈。结果Polly那天晚上直接就被我的异象点着了,感谢神!Polly拉着我跟我一起祷告,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她也为我和安城的本科生团契祷告。又过了一个月,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可是圣灵催逼著我跑去跟牧师约吃饭,我就把我的异象告诉他。真的是同感一灵,牧师告诉我他早就有异象兴起本科生事工了,无奈没有同工。所以接下来,我们也认真为我们的未来的事工祷告,求神的心意。我自己是个很懒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去“自找苦吃”,可是我一直压在心里,这个想法就一直蠢蠢欲动,圣灵真的不会放过拿了很多恩典的人!     寒假我回家了,一度想不回来了,回来美国干什么呀,课业这么难,以后有更多恶果子吃。可是还是敌不过爸妈的脾气,最后还是回来受刑了。一回来,屁股还没坐热,牧师就跟我说:我已经跟几个本科生都聊过了,妳这周开始召集本科生聚会吧!我的第一反应是:WUUUUT???     本科团契开始聚会的时候状况其实真的是很理想的。基督徒弟兄姊们们都很追求,即便是有很多的功课要完成,他们仍然愿意周四参加聚会,跟我们一起查经、讨论。王牧师也是我们小组的忠实辅导,只要能来,一定出现在聚会上辅导,帮助我们解决查经,带领主题讨论的问题。我就像是他们的(非常年轻的)姐姐,聚会的时候我难免有时候会心急,总是很想把事情做好,让他们学到东西,却时时忘记为他们祷告,给他们时间去消化。真正一开始在带领年轻人的团契的时候,我才体会到有“牧者的心肠”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我的想法很丰满,祷告很火热,可是现实却是很骨感,常常事与愿违。我越是想要去关心,想要去帮他们“长大”,就越变成是我要给他们画框框,让他们感到我在指手画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真的是着急。很多时候我甚至会恼怒,这些人怎么能这么不靠谱!(唉呀….)可是却完全忘记当年的我也是如此,很长的时间里面,需要惹年长的基督徒长辈们担心,时不时触碰他们的神经底线。我很软弱,需要很多的鼓励。每次完成预查的时候,我都会问这些弟兄姊妹:“你们觉得这样好不好?有没有自己想带领他们在小组里面做的?”很多时候他们的答案让我觉得很新鲜,可是我却总是有一股低档的想法,常常在自己的舒适圈内,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以前很不靠谱,所以对相信年轻人有障碍?求神挪去我心里的常常否认人的情绪,让我言语不冲动,对弟兄姊妹多谢鼓励,多些体谅。求神让我祷告的都逐渐做得到!谢谢神,让我遇到这些爱主的弟兄姊妹,浩明,子豪,Andy,Tony,索安,文婷,Sara,Ingrid,Amy,恩蕾,雅琳姐,小希,etc。也谢谢神保守我的心我的口, 让我不在困难中跌倒,也借着我让离开教会的弟兄姊妹们重新回到教会来。求神继续赐恩福给我们,尽管有些弟兄姊妹今年毕业就要离开我们了。     越是在年轻人的中间,我自己也越心虚,我怕我把他们带坏了,怕我是不是逼他们读经的手段太可怕,怕我是不是讲话太不留余地,说一不二,让他们不敢跟我提意见,跟我越离越远;我更怕其中的一些人过於依赖我,而不是耶稣。越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越是摸不著带领年轻学生们的方法,我应该怎么做?前天,我和董小希姊妹一起聊天,每次跟她聊天都很有收获。她提醒我,带领学生聚会需要多听,而不是多做。求神怜悯啊!小希姊妹每次都正中红心,我在把自己交给神的时候,也把神的团契交还给神,让神赐下智慧给我们众人让我们知道什么才是和祂心意的团契生活。希望我本科生团契中间,多听,多鼓励,多安慰,多理解,而不是把我过去的很多经验拿过来丟在他们头上。求神每日更新我们众人,斥责在我们当中使我们彼此疏远的灵。“在神里面一天新似一天”原来还有另一种解释。 本科生的团契实际上让我跟安城教会有一个小小的矛盾。我的本意不是要分裂教会或者把本科生完全独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的弟兄姊妹心里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导致本科生团契的动向成为了大家很敏感的话题。而实际上,本科生团契让我看清了安城教会的独特的地方。麻州安城是个很自由的地方,比一般我们的传福音的地方的感觉都要“开阔”,生活安逸。感觉我们没有什么压力,所以教会要和撒旦打仗的方式很特別,本科生事工貌似是大家都期待的,却又怕怕的烫手山芋。我仍然没有机会跟安城教会详细报告本科生团契的状况,可是感谢王牧师,一直为我遮风挡雨,在安城教会为我说了不少好话,我希望安城弟兄姊们们原谅一个很容易忘记你们爱我的、软弱的90后Zoey。我从大城市来到安城需要很多很多时间去适应,再者,我的反射弧尤其地长,建立关系的时间很长,希望在我的生命中这些都不是阻碍我服事神的。我愿意继续在安城服事神,在需要福音的地方扎根传福音,求神赐下有异象的弟兄姊妹一起来为神打仗。     时至今日,我已经慢慢跟安城教会连上了,不是说加入教会的链接,而是我的生命和心已经不再像过去一样,我不再“逼迫”我自己做一个別人面前很属灵的基督徒,我开始瞭解我的感情,记录我的情绪。谢谢玉卿姐,我当时给她打电话,哭了三个小时,说我的生命里满一切有意义的东西都被神挪走了,我想骂人,可是又觉得不应该。她倒是坦然,说:那妳先骂一顿再说吧,记下来,冲动是不好,可是憋著也伤身。要学到神的功课,真的要和神有过角力。 另外一个就是我在四月份的时候第二次参加了宾州的本科生寻光福音营。这次真的是很难得的机会,因为我人远在麻州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所以这次没有参加过多的策划,不过还是照旧参加了游戏的关主部分,我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服事是祷告。跟三年前的同工们碰头,认识了Delaware的弟兄姊妹,其乐无穷。这次的福音营给我最大的收获,是神提醒了我他一直都是爱我的,不管我有没有感觉,不管我的生活有多困难。每一位在福音营服事的弟兄姊妹都让我看见他们爱神的心,他们的想法,带领的方式,陪伴的时间都让我觉得神真的让万事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听姊妹们的见证(一个姊妹分享她小时候有爱说谎的问题,后来天父爸爸一直鼓励她,让她跟父母亲和朋友坦承自己的软弱,承认自己的错误,让大家慢慢接受她,她自己也因此改变,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一个不说谎成瘾的基督徒)。在跟她说话的过程中,我发现她其实已经没有她说的以前的一些毛病,反而是让人很信任,让人很舒服的一个姊妹。感谢主,神在她身上的工作让我发觉神一直在默默等我,破碎我,改变我,让我这个内心原先很多不信任,很多“孤儿心态”的人现在也能够在人前大方分享我自己的经历,分享神的大作为。我最感动的部分,还是在看见2013年的CMC的同工大团聚,团队里面有很多新加入的同工(感恩感恩,再感恩!)我们彼此合力,为神打真理的胜仗。  第二届寻光我最大的服事是祷告。我谦虚地承认我是个有能力的人,可是很多时候我的这些能力让我忘记了神在我生命中掌权的事实,让我跌倒。我高中的时候是个很骄傲的小鬼,现在还在努力让这些骄傲变成谦卑。可是这次的把我放到祷告组,却也让我有不一样的看见,我承认我没有每日按著自己写的祷告事项,祷告单来侍奉,可是我也尽量在自己独自走路、开车、运动的时候为大家的需要祷告,操练把一切交给神的心。我之前也不觉得我这种这么bouncy的人能静下来祷告,谢谢神,祷告是个需要被不断操练的功课。  五月份,我参加了我母会UC教会的福音营,现在我是坐在回程的火车上。收获很大很大。我本来我这次回来只要带个破冰游戏的,谁知道临时被艾克蜀黍“提拔”做了主持人,又不小心在柏有成教授周六的短讲后面“黑”了他一下,不过好在他没有在意,还鼓励我。最感恩的事情,是看到很多年轻的弟兄姊妹们火热地服事,火热地传福音。本科组里面,我发现很多的学生其实都有很多的不一样的发问,都希望能多了解圣经,看来同工们还是要凭爱心准备不少的口水来传扬我们的神啊!陪伴,倾听,分享,引导,真的是我们传福音的好朋友。这次我在小伙伴们中间分享的故事,是我在我奶奶病榻上向她传福音的故事,她信主了,两天之后就去见主了,神没有医治我奶奶使她痊愈,可是我真实地知道耶稣用了两年时间,让我奶奶等到我回家,给她传福音。过程虽是我奶奶遭受疾病的折磨,却也让我看见神不让一人沈沦的信实。或许真的像Andy(慕道友)说的,如果你奶奶痊愈了,可能我就相信了。是啊,或许神就是量了这么22年的时间给我和我奶奶,她在她最后的两年里经历了痛苦的癌症,可是我们在一起的短短的最后几个小时,却成就了神让我奶奶得救的美好心意。这於我而言,是非常不可思议的。耶稣说行,那就没什么不行的了。以一个外地同工地身分回母会参加福音营,真的是经历了很多不一样的情感。神把人带来,把人带走,神体贴我思念大家的心,也让我回UC的时候跟大家有不少的分享。谢谢闻达(雨禾和子楠),给我地方住。这次回来见到了几乎所有的人,以洁,Esther,陈鸯,嘉铭,瑶瑶,徐可,新朋友爽朗的Andy,江门人Joe,英轩,孟祥媛(同辈的妹妹喔!好巧!),在日本的留学生koko皓恒,etc。 我最记得萧长老周四晚在教会见到我配诗班排练的时候,完全没认出来我(因为我戴着帽子),我一直跟他挥手,30秒之后他问我:你真的是那个我觉得你是的那个人吗?他跟我讲他还差点就说:你有病啊?哈哈哈。谢谢Helen和中杰牧师,给我很多的鼓励,提醒我服事 …

教会周报(07/17/2016)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梁中杰    题    目:  恶园户的比喻    经    文:  马太福音21:33-46    欢迎报告祷告  …………………萧道生    敬拜带领:  纪啸    敬    拜:  刘黎 俞薇    司    琴:  何安雅    司    事:  周冲 郭浩扬 胡源溥 本周圣经章节:         耶稣说,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所以我告诉你们,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

你有婚筵的礼服吗——萧道生长老

In 网上信息, 证道 by UCCCC

就对他说:‘朋友,你没有婚筵的礼服,怎能进到这里来呢?’他就无话可说。                                                                      马太福音22:12

你是我生命永恒的自由——张冉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此次Boston 短宣的主题是Spiritual Freedom —— 属灵的自由。“自由”这个词让人既振奋又忧伤,振奋的是这是我们内心自发而永恒的追求,带着为“自由”而战的意气;忧伤的是生活中总是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似乎我们永远也无法收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快乐。 信主之前,我不相信有永恒绝对的自由,就像不相信这世上有永恒的爱与绝对真理一样。自由是什么?也许就是孔子所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吧。但即使像孔子这样的圣人,也只能到年近古稀之时,靠着道德及丰富的阅历与人生感悟才达到这种境界。换句话说,这种倚靠个人修养和道德约束的自由,是一个平常人所望尘莫及的。 然而我渴望自由,渴望孩童时代仰望星空任思绪自由驰骋的时光,没有大人的烦恼和忧愁,也活得更像自己。可成长带来的是升学的压力、父母的期待和这个社会的接纳。我们也许有自由去选择自己的梦想,却没有勇气去承担这个自由的后果,我们的价值开始慢慢建立和依附在别人对我们的眼光和属世的各样标准上:成就、财富、外貌等等。记得高中班主任和父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熬过这几年就自由啦!”,但当我真的踏入象牙塔时,拥抱我的不是自由而是迷茫,而且各样的罪(虚荣、嫉妒、骄傲、论断等,当时并不觉得是罪)更加来捆绑和缠扰我,一方面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另一方面我又在拼命抓取,所有的“自由”只剩下既来之则安之和得不到的苦毒。 后来信主,“自由”成为圣经中的一节经文: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哥林多后书3:17),只是这文字在当时并没有打动我。直到这次的Boston 短宣,主借着短短十天时间,让我真真切切地去感受祂、认识祂。 在十位参加的学生中,我是信主时间最短的,而且并没有经历曲折坎坷,甚至都没有好好读过圣经,当时对这个信仰的理解完全建立在牧师的证道和其他基督徒的言行上。如果他们所说所行都是真的,那成为一个基督徒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种稳赚不赔的买卖没有理由不去尝试一下。自以为是地打着内心的小算盘,在系统接触福音不到半年的时间我就受洗了。 短宣中,当其他学员和Bridges员工分享自己的见证时,我深深觉得自己听到的不是一个个故事,而是完完全全被主的爱与恩典充满的有温度的信息。有个弟兄分享最爱的父亲在自己中学的时候意外离世了,他的世界瞬间崩塌,他和母亲那样爱父亲,可是这样的爱无力让父亲回来,反而让自己陷入无尽悲伤的死胡同。最初接受福音的时候,他更是抵触,如果上帝真的爱我,为什么允许这样惨痛的经历发生在我身上。直到一天他看了一段视频,耶稣临死前在十字架上哀嚎:“父啊!父啊!为什么离弃我?”,那一刻,坚硬的心柔软了,他又何尝不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只是他一直背着这个重担,期望可以靠自己找到答案。世事无常,有一天,我们也许会失去身边的亲朋,失去我们最想要的东西,但是这位在天上的父,只要我们信祂跟随祂,祂就永远不会离弃我们。 神不单给我们自由去感受祂的爱与恩典,还用这份永恒的爱来医治我们。我们害怕面对自己的软弱,所以常常把它们藏在心底,以为不去触碰,那些伤口就永远被遗忘和埋葬了。所以来到一个新的环境,我都会有一种如释重负和重新开始的轻松。然而对于这位全知全能的神来说,这些想法太小儿科了。我既出于祂,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人比祂更了解我,甚至每一个心怀意念祂都了如指掌,那些隐藏只能是暂时的逃避和自我麻醉。出于原生家庭的一些影响,我的内心其实比较孤僻,对人缺乏信任,也不愿意和别人深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感到自己很难真正融入一个群体,以至在和神的关系上,我总觉得祂和我并没有那么亲近,祂好像爱其他人更多一点。 这次短宣很重要的一项事工就是向当地的国际学生传福音,我们主要去了Boston University,Northeastern和MIT。跟认识的人打交道我都时常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别说这些索昧平生的人。幸好前几天的培训讲解了一些通过简单游戏和问答展开话题的方法,但这真到校园里去逮着儿人就说,内心还是挺紧张的。我和Veronica(我的mentor,每个学员会有一个mentor引导和分享短宣事工)两人一组,挑那些坐在Student Center感觉无所事事的学生,只要一聊到和信仰有关的敏感话题,对方就是各种没时间、准备考试等等,到后来学生远远看着我们就躲开了。我虽然嘴上没说,但是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Veronica还在一边不住的祷告。就在这时,一对坐在旁边Café的情侣被Veronica成功锁定了,她雀跃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我不好意思地跟在后面。“同学你们好,我们在做一个summer project,请问你们有时间和我们一起玩个小游戏吗?”,鸭舌帽下男生的脸僵了半天:“呃……你们问问我女朋友吧”,两张天真无邪的脸转向女生,估计没好意思拒绝便让我们落座了。聊到一半,我们惊讶的得知原来男生已经是基督徒了。祖父和父亲都是当地德高望重的牧师,成长在这样的家庭中,无论是家庭内的期盼还是外在的要求,都压得他喘不过气。从小他就必须成为其他人的榜样,可是内心却极度想要挣脱,后来上大学,不希望基督徒的身份成为他融入非基督徒圈子的屏障,就开始离自己的信仰越来越远。所以虽然他是基督徒,却从未向女友传过福音或带她去教会,因为他觉得自己太糟糕了。他向我们分享了自己家族蒙福的经历,他相信那位神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应该回转,是不是仍然被接纳。前几天,Boston那边负责后续跟进的姐妹给我发微信,说男孩儿已经开始帮女孩儿了解圣经了。还记得那天男孩儿说遇到我们好像是上帝让他回转的一次安排,而这种奇妙的感动让我体会到上帝不只在医治他,也在医治我。 在我感受不到上帝爱的时候,我把责任第一时间推到祂身上,却没有反思我自己。我真的有把祂放在心里高过其他一切的位置上吗?我真的甘心顺服祂为我的一切安排吗(即使在我看来是不好的安排)?我真的愿意把自己献为活祭为祂去打这场仗吗?以上所有的我都不能,但我却要求祂像爱那些比我做得好的人那样爱我。短宣中所有对我们有回应的学生正是上帝对我们的回应,祂在测度和挑战我们,在各样的事情上,我们的问题不是我们能不能,而是我们肯不肯。 当我越来越理解这些的时候,心也能够慢慢打开了,我开始清楚看到身上的罪,开始接受这个软弱的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我特别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陪读身份过来的。跟我同龄的人,大部分都是自己申请过来读书,这种靠别人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丢脸。可能因为我看起来就像学生,所以别人也不会想到我已经结婚了。圣诞前夕,我邀请一位一起上语言课程的朋友来教会参加音乐会和包饺子,之前我没跟她提过我的身份,但她来教会就必定会见到我先生。当时心里真是小鹿乱撞,甚至想到要和先生串通,让他倒退为我的男友,当然后来我还是说出了实情。当时心头那千军万马的背后正是我把别人对我的眼光看的高过神对我的看法。对于上面这个很傻的例子,你可以一笑而过,但这些罪和偶像却会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来掌控我们,捆绑我们。还有一个很切身的感受是我自己申请研究生的经历。那段时间正巧是我决定是不是要受洗的阶段。老实说那时候也有私心,心想:神呐,你要是给我offer,我就知道你是真实存在的神了。很神奇的是,我在决定受洗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一所学校的offer,也是我当时投出去的第一份申请,几乎是前一天投出第二天就给我结果,还提供了一笔奖学金。可是当时我的反应不是兴奋、不是感恩,而是这恩典来的太容易反倒让我不屑了。内心的贪婪开始膨胀,我想要神给我更多,不仅仅是offer,而且要是理想学校的offer,更高的GPA,更体面的工作,更舒适的生活,更好的身材……是的,我们的人心就是这样诡诈,就是这样没有满足。 越经历神,越感受到祂是如此的爱我们,爱到没有因为我们会选择罪就不创造我们,爱到让自己的独生子耶稣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祂给了我们自由的意志,从此我们有自由去选择善恶,只是在我们还不认识祂的时候,并没有能力去区分并作出正确的选择,因为仍受罪的捆绑。感谢神让我看到并厌恶自己身上的罪,让我明白我无法依靠自己去得胜,只有单单接受祂、信靠祂、顺服祂,才能真正得自由。在人看起来好像选择越来越少,路越来越窄,生活越来越简单,但生命却越来越丰盛。 神对人终极的爱,是希望我们也学会如何爱,不仅仅知道如何接受爱,也更加明白如何给予爱。短宣最开始的担忧是募集资金,一方面我担心筹不到那么多钱,对我自己是挺大经济上的负担;另一方面又忧虑大家对我的资助是一个莫大的人情,自己的事情,却让教会和弟兄姐妹为我出力,觉得并不配得。可是神用祂的智慧告诉我,难道我们基督徒借着基督耶稣的死与复活领受神的救恩就是配得的吗?世上没有什么比这更不配。耶稣的死不是上帝让我们因着负罪感而对他死心塌地(显然也没有),也不是一命偿一命的江湖豪情,而是这份爱只有祂能给,也只有祂会给。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和你们分享我最真实的想法,只为做神的见证,好让你们看见神在我身上所做的工,也去思想祂在你们身上的作为。 正因着被神的爱充满,我们才知道如何爱。受洗之前,龚波和师琼和我面谈,让我说说为什么想要受洗。我当时特别意气风发,大致就是说自己想要成为更好的人,活出基督的样式。现在回想也不知道那时候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信心和勇气。如今成为基督徒才半年,就觉得做个基督徒着实不容易。不单要平衡教会、家庭和工作,还要活在这世上又不贪恋这世界。特别是当我把“基督徒”作为一种义务,而不是真正出于爱人如己的心时,即使是在做一件好事内心却也充满苦毒。我发现做事戴上基督徒的冠冕其实是在求自己的荣耀,而并非是求神的荣耀。我希望在别人眼中我是个好人,然而成为一个好人并不是这个信仰的初衷,而只是当我本质发生改变的时候一个顺其自然的结果。正是祂的爱给了我们爱的能力,而当我们的所思所想是根源于爱的时候,我们的所作所为才能带来内心真正的自由、平安和喜乐。 如今作为一个被主接纳的孩子,我好像又回到生命的本初,可以抬头瞻仰那神奇的造物主,放下内心的烦恼重担,单单依靠从祂而来的自由。因着我们生命的主,我们不单单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而且有自由选择的能力。 写在最后:短宣有结束的一天,成圣的道路却是一辈子的事情。再次感谢教会弟兄姐妹对短宣的支持,感谢你们在此期间为我们持续的祷告。Bridges每年在各地都会有短宣活动,鼓励更多的弟兄姐妹参与,你们一定会有更加真切和深刻的体会。对于慕道朋友,C.S. Lewis说过的一句话特别想跟你们分享:I believe in Christianity as I believe that the sun has risen: not only because I see it, but because by it I see everything else.(我相信基督,好像相信太阳升起一般,不只是因为我看见它,而是因着它我看见了一切)。我们是否真的甘愿因为自己内心的某些固执与坚持,而错失这之后所有可能的看见呢?  

教会周报(07/10/2016)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萧道生    题    目:  你有婚筵的礼服吗    经    文:  马太福音22:12    欢迎报告祷告  ………………… 谢大伟    敬拜带领:  高倚云    敬    拜:  陈哲纶 王雪    司    琴:  张天翊    司    事:  王菁 汤玲俏 杨一凡 本周圣经章节:    就对他说:‘朋友,你没有婚筵的礼服,怎能进到这里来呢?’他就无话可说。                                             马太福音22:12 ———————————————————————— 教会同工:梁中杰牧师, 何蕙青传道(Helen Liang), 王乾传道 教会地址:4501 …

两个儿子的比喻——梁中杰牧师(07/03/2016)

In 网上信息, 证道 by UCCCC

你们想这两个儿子,是那一个遵行父命呢?他们说,大儿子。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因为约翰遵着义路到你们这里来,你们却不信他。税吏和娼妓倒信他。你们看见了,后来还是不懊悔去信他。                                             马太福音21:31-32

教会周报(07/03/2016)

In 报告与活动, 教会周报 by UCCCC

           主日崇拜程序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上午十时整    赞美敬拜    …………………… 会  众    证    道    …………………… 梁中杰    题    目:  两个儿子的比喻    经    文:  马太福音21:28-32    欢迎报告祷告  ………………… Helen    敬拜带领:  罗闻达    敬    拜:  李璐璐 崔廷军    司    琴:  张天翊    司    事:  尹天骄 谢嘉銘 朱恒锐 本周圣经章节:       你们想这两个儿子,是那一个遵行父命呢?他们说,大儿子。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因为约翰遵着义路到你们这里来,你们却不信他。税吏和娼妓倒信他。你们看见了,后来还是不懊悔去信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