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的见证——杨川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上周五,然已入三月下旬,但仍然漫天大雪下了一天。今年冬季真可多雪的冬天,不只次数多,雪量也不小。每次雪后都会的出行来困了避免滑倒跌和出现车祸,除非出不可的事,相信人都会尽量减少外出的安排,以免生不于我基督徒来,除了和普通人一有的工作、学、采访事之外,有他不用考的事情,那就是去教会的查经、敬拜等。如果正好赶上雪交加,道路艰难,怎么?有人可能会不加思索地,不管什么事,决定是否持外出的因素是根据气候路况而定,当然是安全第一。可是我想,有没有人不管外面天气多么劣,路面多么行,是要持外出呢?毫无疑,赶上不可延、无可推诿之事,就是下刀子铁锅也要去。比如家人突然病要送医院,比如去机来的客人,比如先期定好的求,比如和恋的女友去会。如果是你特看重的事,即使一般人视为畏途,在你却可以不在下,阻不住你的出行脚步。那么于一个基督徒来查经、敬拜是否属于不可随意推诿和放弃的事情呢?当天气劣,道路艰难,或者再大一些,当我身体不适,工作学繁忙,有朋友聚会,想去看一的演出,甚或没有任何事情,只是想多睡一会儿,补补觉些能否成不去教会的理由呢?或需要把“偶而之”和“有个理由”区分一下。一年之中全家人一两次利用假期,周末去方旅游可以算是偶而之吧。但是只要有上述种种情况便心安理得地放弃,那就另当别论了。当然,最困的是,我判断哪个是必要的,哪个是不充分的,因每个人的准并不一。就象什么才叫坏天气,每个人的准就不一。也许对一些人,一小雨就会止步不前,对对另外一些人,即使雨雪交加、一步一滑依然能雨无阻,按前往。所以,问题的关并非客因素,而是我们对于去近神事奉神看得有多重。也得此事可有可无,无关要,不象上学上班有人出勤。也得一年里共有上百次查经和敬拜,我不要偶而三两次不去,就是二十次三十次不去,都比那些一年到不露几回面的强许多。那么你就会越来越随,高兴时就去,不高就不去,也就越来越会没有什么不妥。

 但是如果你得去教会是神命,哪怕一次不去却有当初我和神之定,因我曾说过把自己完全交托主,一生一世却要背上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耶,那么你的想法就不一了。能使我与基督的呢?道是患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露体么?是危么?是刀么?如上所们为你的故,日被,人看我如将宰的羊。’”的能和些相提并论吗?只不是行路有些艰难的雪天,或是一些个人的事,就易地阻隔了我和神的关系,不得我们过弱了仅仅是雨雪便能阻止我,更遑其他呢?神又会怎看待我们这样不冷不度呢?本周我《哈该书,先知哈百姓必把神和神的圣工放在首位。同,神的国和神的在我的生活中占首要的地位。所以,我的何去何从,其反映出神在我的生命中心目中到底放在何等位置,是与神的于一切,是相反。

 一冬的雪之中或雪之后,我看到了太多的感人之事。象商俊弟兄,众所周知,他因滑倒致骨折。但是我却看到他打着板,很快又回到我。我也知道年老的阿姨在一次来教会的途中重重跌倒(后才知道皮下多有淤),但是她不当天持到了束,还张罗着接送其他的老年人,其后也没有因此耽误过一次敬拜,甚至还坚持参加了时间更早的 教会祷告会。

我特想向大家见证申凌云老大姐,那是三月十五日,夜里下了雪,到早上又变为雨,地上是冰水混合,真的是维艰。而且申大姐那一段时间腿疾重重,行走非常不灵便,平日里拄着拐杖都是跚而行。我因那一阵为她按摩治,所以我知道她的疼痛有多重。我想那一天早上她只要透看到雨在下,或是走到外面看到路面走,再或者走一两个路口在吃力,她都可以有理由放弃去教会。但是她却始没有打退堂鼓,硬是打着,在老伴的扶下,经过五个路口走到了汽站。我在早晨祷告会后听个情况,就跑到外面去接她。但是等了十多分毫无踪影。我询问车站等的人,得知他等了半小之久,我猜想可能由于天气不好停运了。我赶跑回去求助,随后跟着波的去接她。到了40街停下,我下去找。在我发现,那一景至今我都忘:两个老人撑着一把,站在一个商店外很窄的屋檐下,当气温接近冰点,而且雨雪交加,在那里已站了至少四十分,而且她是拖着一双疼痛多日的病腿。我当时觉一个镜头如果放在一部影里,肯定会感千万人的。但是,没有,没有本,只是一个神,向往神的普通基督徒极其自然的举动。我猜她当都不会多想,只是得星期天就去教会,不管天气是否适宜,不管身体是否不适。我后来我第一眼看到你,非常感,就算都没有看到,你的行神会喜悦的,他会念你的。

 束后,相的人们纷纷过候她。我注意到没有人她克服病痛天气,持参加敬拜听道,予肯定赞赏。大多数人只是关心有没有摔倒,嘱咐她一定要小心呀之的。甚至有些人直截了当地种天气,你腿又不好,根本就不来。我一点也不怀说这话的人是出于关心爱护,但的是人的道理,人的想法,是把服事神的圣工只看作是人的一般活看待了。做了基督徒,遇到任何事却依然用人固有的习惯去思考,去行,那我才能从一个旧我转变新我,何才能把石心肉心呢?很多人存在这样的心理:愿意效法主耶,更愿意去天国,但是不愿意付出辛的努力,是巴不得舒舒服服地不吃一点苦,或者只吃一点不骨的小苦,就能入神国。如果我这样想法,那信仰必然成了单纯嘴上唱高。慕道朋友会想:你这样的基督徒看不出来比我们强在哪里呢!?我甚至会影响到他追求神的信心,们觉得:如果是这样子,信与不信又有多大差呢?

 一冬的每次大雪后,都会反复地我思考些人、些表问题而在读经、祷告之、灵修之、和弟兄姐妹交流之,把些疑惑不断提出来,想求得解答。然至今并没有得到完全解决,但是自我感觉头脑中越来越清楚,得比不去思考有很多的收益和长进。《申命82我极大启文之一:你也要念耶和你的神在野引你,四十年,是要苦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他的命不肯。海后,到迦南地不百里之遥,但是神却两百多万人在了四十年之久。什么?中国人的谚语说路遥知力,日久人心,任何人做事都会有三天的做官的都有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人尚且知道不能三天功夫,甚至五分钟热度来判断一个人的一生,那么神会凭我在受洗之初的一句誓言,就信我已将生命完全交托并非是指我在装假—-就算百分之百出于真,但是三十年四十年下来,每个人会保持当初的那种神圣感、敬畏感和使命感?是不是也会象野中的以色列人一时间一久,于是怨声四起,投机取巧,不服管教,另搞一套呢?我知道大多数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未能入神的应许之地,而倒在了长时间的反复的考试炼之中了。我去天国的路会比松更容易?答案是不言自明的。要想真正最大功告成,野式的磨是不可或缺的。等明年的大雪再度降下来,盼望我不会有太多的人去抱怨,更无人去逃避了。当然,大雪并非只是指漫天舞的雪花,你一定懂得。

 

完稿于2015年3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