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会籍见证 ——罗薇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我其实从小就是个坚定的有神论者,只是蔑视宗教。在我看来,宗教是一个时代对人文追求的投射。小了说是弱者的精神鸦片,大了说是生命局限性的反证。

那么神在我的想象中曾是怎样的呢?

他首先是无限的,同时能比宇宙更大比奇点更小,而两者都不过是他存在的展现形式。按照超膜理论的认知,他得是十一维度的,不然怎么配为神呢?于是我第一次读到圣经故事里说神六天创造了世界且按照自己的样式造人的时候,就立即把这位神与宙斯和玉皇大帝归类到了一起———都是人的意淫罢了。那时的我想,六天的时间从光的出现发展到人,这是骗三岁小孩的吗?而且神还和我们这种三维的脆弱生命长得一样?那千万年前恐龙眼里他是不是恐龙,亿万光年外的智慧生物是不是看他脑袋上还长着天线之类的?

这就是我第一次接触福音的经历。因为书是自己花钱买的,最终还是当小说看完了。那些圣经故事由于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大部分就被慢慢淡忘了。直到几年后我来美国上了大学。当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出国这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但还是欣然接受了,大概是觉得我中规中矩的人生里非常需要一些顺其自然的意外吧。意外果然一连串地发生了。到达学校的第一天我就被一位并不信主的朋友阴差阳错地带到了一个基督徒的家庭聚会里。当我们看到聚会的人满怀感动和激情地大声唱着并没有很好听的歌时,彼此交换的眼神里都看到了一个囧字。其他的朋友从此对教会避之不及,我却偏偏每周都要去报两次道,也说不出为了什么。一年后决定受洗的时候我终于懂了。我在见证中说,感谢神,我站在这里唯一的原因是他拣选了我,并且一路带领。这之间发生的种种超出我想象的恩典,叫我不信都不能了。

这些恩典预备了我的心思意念,也让我在信主过程中经历了理性和感性上的双重挣扎。从理性角度,我每次对圣经里叙述发出的攻击都被一一化解。教会里和网络上基督徒理性的讨论令我大开眼界。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曾经理解中那“无限”的神是怎样被局限于我浅薄的想象。比如狭义相对论就已经粉粹了绝对时间,而真正的神是超越时间而存在的,反而时空从神创世的那一刻才出现;比如神的形象,维度和位格是由自身定义的,而我们的样式是被赐予的。但是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因为犯罪早已失去了神的荣美形象。我们若只看到了神样式中有形的体而忽略了无形的灵,就无法理解这份恩赐,更无法脱离属世的捆绑。我想了很多,不得不承认耶稣的死是人类赎罪和达到永生的唯一解,既完美解决了罪性问题,又符合神的不可超越性和绝对主权。

从感性角度,我对宗教的反感随着对神的理解加深而渐渐消失了,然后赤裸裸地看到了自己的无知,骄傲和天真。黄粱一梦二十年,自认受过良好教育的我终于明白了认识神才是智慧的开端。基督徒对于哲学和人文的思考,从十字军东征和教皇崇拜的历史反思中涅槃重生,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神无条件的永恒的爱更对我的灵魂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圣灵不出声的叹息仿若耳旁,使我再也无法忽略这种强烈的交通,只好学习谦卑下来,以渺小的存在接受这份完全的爱。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是的,这道便是拿性命来换。我深感到自己是多么幸运,能够被神拣选从而脱离那曾在生命轨道上横冲直撞向永死而去的旧生命。今天,感谢神又带领我来到了新的教会。我盼望在神的爱里能够变为“愚拙”的,以领受天父真正的智慧和生命的建造。

愿神保守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够领受这份爱,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