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拯救我?—痛苦挣扎中的寻求 (2) –小磊–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摘自—生命季刊第31期

(接上期)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出国之后一切都是新鲜的,一方面是陌生的环境,另一方面是心态的转变。挫折可以让曾经狂傲的我,低下头来,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

在这里,我可以从新开始生活。几乎丧失一切生存的技能(连交流都成为问题),我也只能从最底层做起,第一份工是在中餐馆刷碗。跟这个相比,之前所经历的工作劳累真不算什么。

 当我需要一个英文名字的时候,我不知为何想起一部电影《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我起了这个名字,我深深盼望自己也能被拯救。但谁能拯救我?我那时并不知道。几周以后,有姐妹邀请我去教会。能在异国有同胞的欢迎让人感到温暖。赞美诗的歌声令人有出尘脱俗之感。我也第一次看到圣经。让我特别意外的是,圣经并不是晦涩难懂的,(我之前所读的佛道典籍无不是艰涩 难明的)。

 圣经用朴实的语言讲述令人心灵震颤的道理。我从未读过这样的教导。我好像看到一扇窗在我面前打开,多年来窒息在阴暗中的我,一下子就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从那天起,我开始认真读圣经,听讲道。我还记得,每到主日我和妻子一大早就踏着皑皑的白雪,从很远的地方,坐车去聚会。教会里有一群热情诚恳的人在等候我们,一起歌唱赞美,一起听道学习,一起品尝家乡菜……那段日子,带给我们很多安慰和勇气,来度过起初那段艰难孤独的日子。

 脱离了生意场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尴尬境地(且这种尔虞我诈已经成为我身边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教会里这种坦率、真诚的生活方式和价值导向像一股清流深深吸引我。我虽然还不是很明白,但有渴求的心。圣经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马太福音5:6)我也盼望自己饥渴多年的心灵可以得着饱足。

 我甚至想过,我要是早一些进入教会,或许我的人生是另一个样子。但我记忆里是曾经有机会接触过福音单张的,依稀还记得上面写着“你知道为何宇宙中这样的有秩序吗……因为有一位主宰……”我当时轻蔑地扔掉了,觉得“这些骗人的谎言也只能骗骗那些走投无路的,没有知识的愚昧人罢了!”多么讽刺!我如今就是走投无路的,也承认自己是没有知识的愚昧人!但我现在却愿意学习我曾经鄙视的福音。

 圣经中一点一滴渐渐汇聚在我的心中,为我解答曾经久久不能明白的一些困惑。

 当我打开圣经看到马太福音第五章43-46节说: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

 我长久以来的善恶观念一直是以人自己为出发点的,我们按照自己的观念判断善恶。我们自以为的公义原来充满着自私和狭隘。我们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给予和惩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在人的眼中,一切都变得相对。

 我第一次发现,若没有神用同样的标准来公平对待所有人的话,人间就不可能有公义。因为唯有一位永不改变的神,永不改变的标准来判断的,才是真正的公义。我在神以外来寻找答案,只能是困惑和矛盾。

 当我知道有这样一位真正公义的主,一些自以为是的往事,常常浮上心头,让我内疚和羞愧。我所做的一些所谓善行,不过是按照为了彰显自己的道德品行(偶尔的以德报怨),或者按照所得的做一点回馈(以善报善)。对于那些伤害我的,我心存愤恨。对于那些不回报我的施恩的,我恼怒不屑。我的自以为义,不过是破烂的衣服。我羞愧于自己对于公义的无知,重新检点自己的过往。

 当自义的伪装一旦被真理戳破,那些罪恶就无处躲藏,原来自以为理直气壮的事情变为蛮横无理的行为,那些自以为理所应当的事,突然那么的丑恶,更不要说那些本就心存愧疚的事情了。

 “我是个罪人”这事实就如同在黑暗中突然被强光照射,无所遁形。原来我一直在罪中挣扎。连我所想保留的那一点点清明,也都是因为神怜悯我,让我能有一些尚存的良知。他曾经刻在我心版上的律法,让我不至于彻底的沉沦。

 罪让我在情欲中寻求快乐和满足,罪让我追求荣誉。我渴望成功,把自己的价值建立在这些错误的基础上,所以始终也得不到满足,反而越来越痛苦。我不明白自己疯狂地想要得着,想要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却走在一条死亡的道路上。因为每个罪人的灵魂都是走向毁灭,如果没有拯救,我们所寻求的意义、价值都不过是一场虚空。

 像我这样一个走向灭亡的罪人,他仍然这样的顾惜,仍然保守我。仍然爱我!这个爱的方式超过了我的理解和想像!

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图像是我很早就在画册上见过的。我以往不过理解为一种悲天悯人的宗教情感。如果不明白人的罪,就不会知道公义的神所给与的爱的意义。堕落在罪中的人本应得着当得的刑罚,然而,圣洁尊贵的神降卑为人,为了我们这些罪人,在十字架上献上赎罪祭,使得像我这样的罪人可以得着拯救。

 本不该被救赎的被拯救了,被不配被爱的被爱了。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

 当这份救赎之恩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我什么都没有做,也什么都做不了。人实在不能救自己,所有的自我救赎都是徒劳的。

 在一个雪夜我下班回家,路过一个酒吧,看到无数浓妆涂抹、衣着暴露的女孩子,嬉笑着走下公车,涌向酒吧。我知道她们会度过一个狂乱的夜晚。我想起自己曾经也是这样度过一个个夜晚,那时候我何曾想过可以有一种不一样的人生呢?我原先只想抱怨生活的无奈,却从来没有想过—那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可以有另外一种选择,过一个圣洁的生活。走一条不一样道路。

 那个晚上,我的心里被温暖着,因为有一盏明灯,指引着我回家的路。

  就在我开始享受这样的平静生活时,一个坏消息传来。我妈妈中风了,我得知的时候已经是急救后的两周了。妈妈发病后,得到了比较及时的医治。但语言的功能受到损坏,需要继续恢复。她在清醒后,极艰难地跟妹妹说:不要告诉你哥哥。听到这些,我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我感到后怕,我差点失去她,也担心她的将来。我第一次感到与家人分离的痛苦,也深感生命的脆弱。若没有永恒的未来,我们每个人的短暂生命,从一开始就是死亡之旅,这是多么悲哀啊!我还曾想着以后带她来国外小住,好好孝顺她。如果人世间的美好只是一刹那的,结局注定是分离和毁灭,这一切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安慰。

 我尽快订了回去的机票,那段时间和牧师、师母教会弟兄姐妹一起祷告等待。第一次体会到祷告中那份殷切的交托,是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是仰望一位至高的主宰,是期盼慈爱的赏赐。

 回到家中,与妈妈相对凝视,我们都感怀这失而复得的交流。我问妈妈:如果有一个地方,能让我们永远不分离,你愿意去吗?妈妈根本就没有问是哪里,就回答:愿意。

 从那个周日起,我和爸爸一直陪着她去教会听道,她在一种盼望中归信了主。我们都知道,那盼望的应许者,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上帝。

 妈妈恢复得很快,连医生都很惊讶。我也在一种慰藉中离开。那个慰藉不仅仅是她的病况好转(因为复发的几率很大),更是因为,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我带着平安返回,在一个宁静的下午,我做了决志祷告,在神的面前,我祈求他赦免我的罪,请耶稣基督做我生命的救主,我愿意一生跟随他,遵循他的教导,让他带领我走这条属天的道路。

 当我今天回顾自己信主的经历,充满感恩。我如果不是经过很多的挫折。恐怕不会真正的低下头来,顺服在神的面前。如果不是被这些失败所阻挡,恐怕会在毁灭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过去,我在善恶中困惑,是因为始终以自己作为善恶的评判。我在良知与诱惑间徘徊,是因为一直靠着自己的能力来抵挡和克制。我在追求成功中走向毁灭,因为从一开始走的就是一条不归路。

 神带领我来到他的面前,去除虚伪和骄傲,诚诚实实地做人,跟随他,过一个圣洁的生活。虽然信主不久的我,还有着许多的软弱和挣扎,仍然需要努力治死老我,需要更深地认识神、经历神。从属灵的婴儿走向灵性的成熟,从那只能喝奶的成为吃干粮的。前路漫漫,充满很多的艰难,但感谢主给我始终跟随的勇气和信心。

 我现在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但却充满了平安。虽然有生活的压力,还有一些债务,但却充满了信心。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生命,自己行在新的道路上,这道路通向永恒的明天!

 在他这里,有真正的喜乐和平安。

 感谢赞美主!也愿他赐给每一个在苦痛挣扎中寻求他的人以信心,因为你寻找,就寻见。你敲门,就给你开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