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林郁凡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在我七岁之前常常跟着奶奶和姑姑们去教堂做礼拜。那时候的我每周都盼着去教堂,虽然听不大懂牧师在讲什么,但是和小朋友们一起唱赞美诗也好过一个人在家里玩。虽然对很多事情都不理解,但每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祷告,也会为家人祷告。那时候的我是快乐、幸福的。

上了中学后,接触越多的科学知识,圣经就越像是神话故事。并认为那是人们编造出来用以安慰自己内心的不安;是统治阶级用以愚昧人们思想的工具;甚至觉得这是虚无漂渺的事。与其花时间在祷告上,祈求神来帮我,还不如做更有实际意义的事情。那时的我,不信主。即使偶尔陪奶奶去教堂,内心也是各种不情愿。甚至听牧师讲道时,内心充满着抵触、反驳与不屑。对于任何事情总是习惯了“求人不如求己”,久而久之,我发现越来越少的人会去在乎我,连我的家人也从来不担心我会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也从不过问需不需要帮助。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十年,直到大学毕业时,面对棘手的问题,我才意识到“求己”也没用。而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我还能想到祷告(我想这是奶奶多年来一直替我祷告,让我内心深处还记着上帝)。开考前,十年来第一次突然想起求上帝。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求最后一次雅思考试能通过(意味着我才能拿到大学毕业证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对于一个英语四级都过不了的人,对于一个全家人包括自己都不相信会考过的人,对于一个十年来都不信主、忘记主的人来说,即使过不了我也不会有一丝埋怨。然而,在考试的过程中,我却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在帮我。当考试只剩五分钟时,我还有最后一篇阅读还没做。基于是一篇化学实验(各种专业词汇),还是填词答题类型,我选择放弃。但脑海里又一闪而过我刚才祷告的情形。于是静下心瞟了一眼,就正好定睛在答案集中的段落。那种感觉我没办法把它单纯的归于巧合。我的口语也很幸运的被安排在周日早上,意味着我又多了一晚的时间收集和准备口语的题材。十年来第二次信心百倍的祷告,又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一切像是被安排好的,让我内心感慨、激动、内疚不已。
考试一结束,二话不说就打的去教堂。十年后第一次来教堂,听到熟悉的音乐,回想起小时候在教堂时的开心笑脸,以及十年来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当一句“何等恩典,你竟然在乎我”在我耳边响起,潸然泪下。我已经顾不了旁人怎么看我激动的情绪,但那一刻除了对上帝的内疚占据着我的心灵外,就是被上帝重拾回教堂的感激之情澎湃不已。

十年来,一直觉得自己不被在乎,我爱的人或是爱我的人都把我看成“女超人”(什么事都能承受的了)。十年来被我诋毁的上帝,却在关键时刻,让我真真切切得感受到他在乎我,相信我。也正是因着这样的恩典,从去年三月份至今,每周必来教堂崇拜,对我而言这是无法被取代的事情。

“Commit your way to the Lord, trust in him and he will do this.” ——Psalm 37 of Da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