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大会见证—— 谢嘉铭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弟兄姐妹们平安,这是我第二次写见证(第一次是受洗见证)。

  你们会好奇我为什么要写第二次见证。我相信第二次见证是我亲身经历神,神让我有能力去写的见证。否则按着老我,我应该是不会写的了。这篇见证我不仅是写给自己,去看神在我身上的恩典与圣灵带领我的思考,同时也写给在看在听的众弟兄姐妹们,把这荣耀归于神。

  我是2015年8月31日受洗,距今已受洗两年多了。在团契和教会有服事,也很感恩认识了这么多亲近的弟兄姐妹,让我打开自己的心去接触人。但和神的关系其实是在渐行渐远的,平时忙碌的熬夜学习生活,加上打游戏解压,使我慢慢减少了读经和祷告,沉浸在这看似欢乐的生活里无法自拔。

我这次的见证是这次去福音大会的经历。我在16年底去了差传大会,当时关于神的信息很强烈但不太能接受,因为我很清楚自己还并没有到能去做宣教士的地步,况且自己的属灵情况并不是很成熟。但当时回来还是有种被圣灵充满的感动,然而发现这感动在回来一个月后就渐渐消失了,我又回到了上面说的“夜游”生活。

这次福音大会我本是没有考虑去的,但是12月刚毕业假期也没什么事,所以本着去听听看的心态,也是对福音大会的信息充满好奇,于是就报了名。但这次大会是在芝加哥举行,我和教会一位姐妹一起订了去芝加哥的Greyhound(灰狗)巴士,因为比机票来回便宜一半,所以我们才选择这个出行方式。

先介绍一下这位姐妹,她在我们团契就像姐姐一样照顾着我们这帮小孩子,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对我们每一个成员都有很大帮助。但对于我来说我还是很享受当一个吃奶的婴孩的,在圣经上有人辅导,在生活上有人关心的生活真的是很舒适。然而这次要一起坐巴士过去,发现路上无话可说;我按着小孩子等着大人先说的原则,等待话题开始。这位姐妹终于开口了,因为在出发前一周我刚做一次司琴,她就问我前一周在司琴服事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我自己对分享这个词已经没有感觉了,并且我当下内心真的是什么可分享的也没有。因为司琴是我的兴趣,我喜欢,我愿意去做,然后就去做,完成了对自己的挑战。在我看来像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有什么可以分享呢?当我们说分享的时候,都是在指你从一件事情和神有没有联系,你有没有从中学到了什么,或者你有没有经历神,对于不怎么读经祷告的我来说已经很久没有去思考过这个问题了。(这里也要再次着重强调读经祷告的重要性,即使是已经信了很久的基督徒,当不去和神建立关系的时候,自然被罪拉远。)之后她又提到在两年前我参加她和另一位弟兄的毕业旅行时,她问我的问题。当时她比较迫切地想看到我信仰的真实状态,但那时我还没有对罪和福音的本质有更深的认识,还只是停留在知道并自以为承认的概念上。她当时也是一时气话说让我干脆不要信基督教,信其他的宗教吧,比如天主教之类的。她此前已经道过歉了,但她现在提起来更让我回想起当时听到这个问题的难过心情,因为这就像是在问“你真的是基督徒吗”。我心想我都已经受洗两年,在教会团契服事了这么久了,难道还不是基督徒么?对于这位姐妹提出的问题,我实在是万分难过,因为这是在表明她否定了你这两年的信仰。即使她已经道过歉了,但是“你是不是一个真的基督徒”,这句话一直扎在我的心里。

这不是因为那位姐妹的问题,而是我自己无法面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也是不想去知道。 但在这里我心里就开始不断抵触这个问题,我从小到大对于别人对自己的责问有两种反应方式,一种是愤怒的发泄情绪,尽管愤怒的内容毫无道理,但是为了避开这个话题就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另一种则是冷漠对待,只要不去理会这个人就可以不受到伤害了。而这次因为是主里的姐妹,对于弟兄姐妹,我本能地选择了后者,冷暴力处理。就这样我带着情绪与不满一路到了福音大会,到了那里开幕式也快结束了。我们等教会其他弟兄姐妹一起见面,把房间钥匙分配了一下,我立刻拿着钥匙飞奔回了房间,心想这下不用看到这位姐妹了。到了第二天,我的心情依旧很复杂,一天下来的信息也还不错,但是到了晚上分享的时候,我突然又开始了难过抑郁的心情;为什么这位姐妹要这么直接问我呢?为什么对我的信仰状况有这么大的反应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因为心里不想去面对我的信仰状况也不想去面对她说的任何话,在大家分享的时候我一句话都没说,结束的时候我做了个结束祷告大家就散了。等大家都回去睡觉的时候,我的内心十分痛苦难过,就像是小孩子被批评,但是不认为自己错了,不停的哭,因为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那时有一个念头不断地冒出来:“神啊,你是不是要弃绝我了?” 越这样想,我就越难过,眼泪像倒满水的杯子一样,不住地往外溢。于是我意识到我那时需要神,只有神能给我答案。我擦了擦眼泪来到大会的祷告室,因我相信那里是圣灵充满最多的地方。在祷告室里,有很多的的弟兄姐妹为家庭教会做祷告,也有很多弟兄姐妹的亲人生病需要祷告。我在那里听着弟兄姐妹向神的呼求,心里就在思想:神怎么可能会弃绝人呢?神爱我们,连他的独生子都赐予我们上了十字架为我们赎罪了,他100只羊中发现99只羊少了一只羊都会极力寻找那只迷失的羊,父亲看到小儿子愿意悔改回到父亲身边都喜乐地不得了,愿意大摆宴席庆祝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又怎么会弃绝我呢?想到这里我就停下了眼泪回去睡觉了,因我深知神不会弃绝人。

接下来的大会都很顺利,我也没有去生这位姐妹的气了,大家都很开心地交流和分享。到临走时,我和她约好去见以前在我们团契的一位A弟兄,他现在在芝加哥上研究生。我们离开了大会,就直接Uber过去找A弟兄。我们坐下来彼此分享自己最近的故事,就在这个时候我也开始分享我和这位姐妹在灰狗上的谈话。我在那一刻真的是很想拒绝她,不想听她说任何一句话,因为这些话很刺耳,很伤感情,会让我主动地远离她,不想跟她说话。但现在和大家分享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不愿意听和不想面对,就是罪啊。  我们在回费城的路上,也在思考讨论我的心路历程。回想起我生下来到现在的生活,真的是看不见神也听不见神。我是个很爱打游戏的人,但是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爱打游戏;我也一个是黄色网站的使用者,但我不愿意让人知道,也不想承认我是一个这样不堪的人; 我在动画课上会有critics(评判)的部分,当老师评判我的作品的时候,会提出很多问题,我很不开心,但老师会说do not take personally(不是针对你个人的)。

 我越去反复思想这些事情,就越是不停流泪,因为以前的我认为打游戏上瘾是罪,上黄色网站是罪,不喜欢听人批评指点是罪,但不知为什么在这一刻我好像能看见了:这些其实只是罪行,但真正的罪是我因其羞耻而不断地去遮盖掩饰,我不愿去面对真实的自己,更不愿相信自己是一个如此不堪的罪人。我在那一刻的悔改,让我看到了我今生永远不可能凭借自己力量看到的东西,那是我祈求、叩门、寻找才能看到的东西。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神的奇妙与恩典。

 我就相当好奇,为什么没有人早点告诉我呢?为什么我以前就不明白呢?但这正是验证了神的话,马太13:15 “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当我们不去悔改的时候,我们听再多的讲道,有再多的教训,我们都很难听见,因为我们心中认为那和我们无关,道理终究是道理,直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道理就能让你去思考。当你愿意悔改的时候,神不仅是让你去思考这个道理,他会让你看到人所看不到听不到的东西,他让圣灵带领我们去看到上帝的美好与奇妙,最终让我们的思维像神一样,明白了解并领会神的一切,来转化来改变进入到我们的生命。

我越是思考就越是兴奋,原来悔改的力量是那么甘甜,在那一瞬间我边流泪边祷告,此时我看到了太阳,我看到了月亮,我看到了星星,我看到了犯罪以前的亚当和夏娃,他们行走在伊甸园里赤身裸体,并不感到羞耻,他们不再用树叶当衣服遮盖自己,也不用怕见到上帝躲在草丛里,因为我看到的就是神最起初的创造,因为起初神看一切都是美好的。Amen!

 **后序:现在回想起来神真的是很奇妙,因为我本可以不把这一切的故事向这位姐妹说,也因我本可以回到费城后,再也不理会她,毕竟现在我们也在同一个团契了。但是神就是那么神奇地让她和我坐一辆车还对我提出如此“刻薄”的问题,但也是感谢圣灵,我愿意去看清自己,去原谅为我好的弟兄姐妹。这一切神已经安排好了,只是我们去思考这一切时候才恍然大悟,那一刻才明白神是真实的,恩典的能力就是让人看到悔改的甘甜与喜乐。愿众弟兄姐妹能坚固自己的弟兄姐妹,因为罪的力量是在太强大了,没有神我们已经在罪里无法自拔,有了神但不去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也会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在这里我也想去挑战每一个基督徒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基督徒?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痛很直接,但是想要思考明白是不容易的。因为就像福音大会里提到的信息讲的:我们要么是基督徒,要么不是基督徒,我们不能是一半的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