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礼见证——莫杰文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大家好!我叫莫杰文,东亚语文系四年级的研究生,搞中国古典学的,做出土文献。很多做这一行的人都受到传统的价值观念很深的影响。儒家文化中最终极的价值取向,形而下的说,可以用春秋时期的叔孙豹的“三不朽”来概括: “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立德,就比如孔子,树立一种德行的典范,影响乃至塑造了大半个东亚文明。立功,用辛弃疾的话来说就是“了却君王天下事,”俗一点就是“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作萧何韩信之类的贤臣良将。立言就是拥有广泛的影响力,在今天就譬如作出版当大V。

但是,这三件事情在曾经的我看来都是狗屁。人生哪有那么高深曲折。 Life is as much what you live by as what you live for. 人活着,追求三样东西,靠的也是这三样本事。太上,人品;其次,颜值。再次,实力。人品,就是运气,颜值,就是外表好看,实力,就是技术和知识。总结一下,就是一等人靠运气吃饭。有的人长得不行,更没啥本事,但就是活得快乐。二等人靠脸吃饭,长得美,别人就把钱给你送来了。第三,靠本事或者一技之长,比如会像萧医生会看病,陈琪会设计点房子,还有我爸,农民,会种田。其他诸如理发,厨艺,编程写代码之类的。

 对我来说,颜值过去我一直觉得自己有,现在我再也不骗自己了。实力嘛,绝对没有,从来没有,我亦不以为耻,因为我有人品!就说读书吧!我从镇上的初中出来,中考重点高中最多就七八个,本来我是上不了的,但我们那年暑假七月份两个高中突然合并了,分数线降了十几分,我上了。高中三年,迷茫的青春期,荒废了三年,高考一塌糊涂,我们实验班一共80多个人,就两个没有上一本线,其中有我一个,结果那年本地高校因为大搞修建,要学费还贷款,扩招了,我上了川外,一个本地很好的二本。研究生面试完,总成绩我排第三,一般招一两个,但老师那年要做项目,要人干活,我上了。申请,第一年托福不够,第二年,宾大我在list上排第六,后来知道第一去了哈佛,第三还是第四去了耶鲁,嘿,我又上了。

 虽然人生并非无逆风,但总的来说,一帆风顺的生活,坚挺的人品值,让我自我感觉良好,一切尽在掌握,让我觉得我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并且对生活予求予取,肆无忌惮。直到有一天,因为我的这种盲目和傲慢,我失去了曾经那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很快,我明白我的生活是多么的糟糕。我并不懂得尊重他人,哪怕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我没有学会如何负起责任,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那样去生活。我并没有将我真正的热忱和追求放到学业和身边人身上,反而去追求空洞和浮华的东西,这是何其的浅薄无知。很多年以来,我躺在自己的人品簿上大吃大喝忘记了磨砺自己的品性。十年一梦,醒来,发现自己的灵魂是如此的残损,空虚,和丑陋。

 在一段极其颓废岁月中,有一天上午,我突然告诉自己,我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要与这样的日子告别。我拿起电话,慌乱中又拨了那个我曾经打过成千上万次的电话,但我告诉自己,这不可以。放下电话,我又变得茫然不知所措,将近三十的生命,失去她之后竟然无人可以联络倾诉。或许是上帝的指引,我在书桌上的茶杯垫下面偶尔发现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教会的传单,上面印了一个可以打的号码,于是我赶紧拨了过去。于是我认识了倬倬,认识了颜值和唱歌担当陈琪,带菜的萧医生,还有说山东普通话的信忠,爱做饭的程伟和爱吃他做的饭的他老婆天毅,等等,很多可爱的人。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了主,我发自内心的认为,这是我一生最美的祝福。我终于找到内心最坚定的依靠,找到了那条回家的路。

 叔本华说过,人总是在欲而不得的痛苦与得而空虚之间不停的挣扎,徘徊。也许,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宿命。但是,对于寻找到主,并且愿意归依于他,让他掌控自己生命的人来说,这将变为一个伪命题,因为,我们最大的追求已经不在这地上,不在这人间,而在天父的手里。有了他,世间没有什么是必得,也无所谓失去,因为我已经获得尘世生命最重要的解脱,重新回到父的怀抱,获得新生。感谢天父在为我所预备的一切,哪怕在我不相信你,不遵守你的律法,肆意放纵的时候,你都一直保守我的生命,看护我的人生,没有让我堕落到魔鬼的手里。

 在接下来的生活里,我将恪守主的教导,按照主的意愿和安排完成我尘世的生命。末了,我要感谢我的前女友对我的挚爱,感谢我们组里的陈琪,信忠和萧医生在一路上对我的帮助和爱护,感谢梁牧师为我传道解惑,感谢那些一路给我关怀的每一个人!愿在主里,我们相信相依,相爱相守,一起坚定信仰,将福音带给更多的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