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礼见证——朱晟佳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我叫朱晟佳,今天是821号也正好是我22周岁生日。这凑巧的日子就是神的督促吧:不要再迟疑了,就是今天,就在这又年长了一岁的日子,担当起基督徒的名义。

   其实我很早就接触了基督教,11岁时就在丹佛的教会上了一年的少儿圣经班。当时虽然很多圣经的内容还不能明白,但能领会到来自基督的爱是不同的。大学本科重新回到美国留学后,在大三遇见了 John Tudor,他作为一位 Microbiology 教授,能从十分科学理性的角度来阐述圣经内容的真实性,使我很快明白的圣经中的道理,并相信神因为爱世人,籍耶稣为我们的过犯而死又以神的大能复活,使我们短暂的生命能与神永恒的生命相联。于是我决志了,然而当被问至我想不想受洗时,我却是犹豫退却的。简单地看来,受洗是一个仪式,是决志的对外表示。但就是这其中的仪式感使我意识到选择做一个基督徒是一件严肃的事情,需要读经祷告,抵抗试探,委身奉献,不断成长,是终身的承诺。我怕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基督徒,我怕别人不能理解我基督徒的身份(尤其是家人朋友),我怕以后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远离教会。要不我先多读读圣经,默默地跟随上帝,看看我能不能做出基督徒的样子等那以后再受洗吧?

  于是我还是参加Grace Chapel的崇拜和Bible Study,有空的时候会自己读读圣经,也会积极帮助组织相关的活动。同时,我的学业和生活在决志后蒙受了很多恩典:在大三就提前被Upenn录取,接连获得学校的奖学金,自己学习炒股票和投资基金也大赚。一切似乎都一帆风顺的时候,我忽略了我的内心是否真的完全归信基督,也因此发生而转变。能自愿受洗与单单决志是不同的,差异在于是否愿意按上帝的一切要求去做,还是仍旧认为自己主宰着自己的人生。如果一个人的信心是完整坚定的,那么他就当明白接受受洗就是尽诸般的义 应当渴望受洗。很遗憾,我当时的信心确实是不完整的,不坚定的,也只能在顺境中保持。

 我这不完全的信心很快就受到了冲击,逐渐回到决志前的我,甚至更糟。大四期间,在学业压力和主日崇拜之间,我选择了去图书馆学习;在花时间关怀朋友和科研实验之间,我选择禁闭在实验室里。看似这么做似乎也确实有我的苦衷,时间也似乎没有被荒废。然而神是希望我们人与人能联结在一起,一同喜乐的,而不是成天生活在压力之下。忙碌又缺少解压机会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我的行为,也吞噬着我的信心,直到有一天在被问及我是否是基督徒时, 我想了想有多少天没有翻过圣经,又有多少天没有和任何基督徒联系了呢。我是决志了,可是我没有任何转变,还是只是为了个人学业而忙忙碌碌,越发不愿担当起基督徒的名。于是我回答说,不,我不是基督徒。 就是这样,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灾大难,就是因为缺乏与神的交流,我远离了神,又成了一只迷失的羔羊。

 在毕业的时候,我曾努力学习过,却并没有保持大三的成绩,有相当一部分朋友因为大四接触得少,也渐渐疏远了。毕业之后,也就是这个暑假,我处于很迷茫的状态,搬到大学城以后更感到了孤独无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决定,我要去教会交新朋友,也懵懵懂懂地就正巧能上新一期的受洗班。受洗班的内容基本都是我听过的,但是梁牧师强调了我一直在忽略的一点:你是否愿意把人生交给上帝,一切按照上帝的意愿做?我终于意识到,决志以后我也从来没有把我的人生交给上帝:

我以为我能靠着自身努力学习,能紧紧地攥着我的人生,结果学得非常辛苦,也会厌学。我以为我自己能在费城照顾好自己,可是孤独感和对

前途的迷茫感是自己解决不了的。我以为靠着自己对自己的监督,能做出一个基督徒的样子,可以不知不觉我的信心就磨灭了。不把人生交给上帝,靠自己,是无法活出崭新的生命的。

 想明白了这点,我决定在今天受洗,使今天变得与其他日子不同,与我庆祝过的,与将要庆祝的生日都不同。今天将标志我内心的真正转变,我将认真地担当起基督徒的名。这是一个成熟,郑重与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