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礼见证——余文宝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各位兄弟姐妹平安,我是余文宝,来自方舟组,目前在CHOP做博士后。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信主历程。 这是一个漫长而比较曲折的过程。我是2010年开始接触基督教的,那时候我在韩国念博士(曾经无数次被问起你为啥要去韩国念博士这个问题。今天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的回答,那就是,这一定是主的安排,哈哈)。一方面韩国是个基督教氛围非常浓厚的国家,另一方面刚去那边又没什么朋友,很不经意间你就会被带到一家或数家教会。当时去的第一个教会很push, 在一遍一遍地被问到你要不要受洗这个问题后,我索性就受洗了。一方面碍于情面一方面也没有太严肃的考虑过这件事,心想洗就洗呗。由于我老早就受洗了,也没人来烦我,问信不信,要不要受洗之类的问题。有人来给我传福音,我就说我已经受洗了。我也从不跟人家争论。这样大家相安无事。彼此清净。可是我一直也没信,要不然今天也不会站在这儿了。受洗后我也没觉得自己是个基督徒,该干嘛还是干嘛,也断断续续的去教会,有好几本精装版圣经,也从来没主动看过。好像基督信仰还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这期间去教会的经历客观上让我对基督教也有了粗略的了解,对基督教也完全没有抵触。觉得他们讲的都挺好的,只是我不信。后来我毕业了又去韩国另一个城市做了一年多博后,一开始我不去任何教会,后来太过单调,又在朋友的邀请以及教会举办的各种旅游观光聚会的吸引下,断断续续去过两个教会,一个国际教会一个中文教会。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受洗过(除了我太太)。在我要离开韩国来美国的时候,两个牧师都跟我说,我看你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受洗了 我拒绝了,说我还得想想。他们之前有很多年留美经历,于是给我张罗联系美国这边的教会,我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因为我从来都不觉得去教会有什么重要。

 我和我太太是是去年七月份来美国的,刚开始在UIowa,我们家邻居就是一对中国留学生夫妇,他们都是基督徒,对我们帮助很多。这期间我太太还偶尔跟他们去教会,我一次也没去过,没有,一次也没有,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悔。我的心很硬。那时我想来美国后我才不要再跟基督教纠缠不清了,也不想让人家知道我受洗过。五个月后,也就是去年12月份,我们实验室整体搬到费城,恰好我高中同学Henry也在费城,他在方舟组。由于跟他背景,成长环境都很像,当我得知他信主后,多少还有点震撼。所以后来我就很自然的被带到方舟团契,也参加周日的礼拜。大学城教会周日的讲道比较对我胃口,很多东西我觉得说到我心里去了。人们也不push。周五团契查经的时候我也会问很多问题,私下也跟几个朋友经常讨论, 也常常主动去看圣经。对于人的罪以及上帝的拯救都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这段时间我对圣经也有了比较系统的学习,很多问题也得到了一些很信服的解答,有些问题我发现不管站在信的一方或者不信的一方,好像都能找到说得过去的解释。这个过程我会经常问自己信还是不信。无限纠结。转折点是今年五月份的福音营。

我们是在福音营的最后一天决志信主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小组有一个很热烈深入的讨论,记得当时我们一直聊到十一点多餐厅要关门的时候。每个慕道友都问了很多关于圣经和信仰方面的问题。感谢胡萍阿姨和江叔叔以及方舟组其它兄弟姐妹的耐心解答,当晚我发觉到我太太已经很心软了,隐约觉得她应该会很快信的。第二天当柏教授讲道结束的时候,他问有没有兄弟姐妹受感动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为自己救主的时候,我跟我太太同时看了一下对方,然后我发现她举手了,当柏教授问第二遍的时候我也问我自己,要不要决定,那时我突然心跳加快,我就很吃惊,因为很少遇到这种情况,我越吃惊心跳就越加快。当柏教授再问的时候,我就举手了,当时我觉得如果要选一个特别的时刻的话,这一定就是那个时刻。 从福音营回来的路上,我跟朋友说,我之前就受洗过,现在才信,我忽然感觉特别轻松,从此不再纠结信与不信,也不纠结受洗没受洗,你知道一个受洗了却不信主的人或许就像结了婚却不爱自己的另一半的人一样。貌合神离或者更糟,就像最近刷爆微博和朋友圈的王宝强离婚事件一样。有一天人们忽然发现原来他们的另一半这么好,这么值得去爱去珍惜,就如同我这个受洗了却不信主的罪人真正地来到主身边一样。

而那些还有的疑惑,我也许还会再想再讨论,但我不再纠结了,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当时激动了一整天,仿佛真是一种重生。感谢主!

                当我听人们说 我这一生作过很多决定,其中有很多后悔的,惟独信仰耶稣基督这个决定我从不后悔,我觉得这是目前为止我听到的最有力的见证。我今天当然也可以这样讲,我所希望的是,在多年以后的任何一天,我依然愿意这样讲。 最后我想用很多基督徒朋友都喜欢的林语堂先生的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见证,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快吹灭你的蜡烛吧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