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见证 —— 杨明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我来自台湾。因为是七个月的早产儿,从小身体稍嫌弱。小学大概三四年级的时候吧!有一次生病没上学,躺在我们日本式房子的榻榻米上,看见院子里的树,被太阳光照得绿叶扶疏,我就想:这世界太美好了,是谁造的呢?我又怎麽会死呢?那时候,我还没有听过救恩,不知道有造物主和永恒的天堂。

 22岁,我从新闻学校毕业,进入新闻界工作,采访艺术新闻,我很喜欢和艺术家深入的访谈,觉得可以进入人奥秘深邃的内心世界。但不久之后,因为采访组长对另一位同事有意见,便叫我除了艺术以外,还兼跑影剧新闻。虽然很多人觉得跑影剧是肥缺,但对我来说是苦差事,每天有吃不完的记者会,再不就是看试片,那时候台湾还没有所谓的电影艺术,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武打片,拳打脚踢外加刀光剑影之后,说一句邪恶是战胜不了正义的,就吐血而死。而记者会更是山珍海味、烟酒不离,演员、导演、制片、公关,一群人,言不及意,好行小惠,黄话谎言满天飞,我真的痛苦不堪。

   但是有一次的记者会,让我的一生有了改变。那是救世传播协会为艺术记者开的记者会,救世传播协会是由美籍宣教士彭蒙惠成立的基督教福音机构。在中国饭店八楼有一个下午茶。还记得铺著白布的长条桌子,一排是从美国德州来的大学生,一排是各报的记者。那些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个个看来友善诚恳,清纯澄净。他们为大家唱了很多歌,有民歌有圣歌,让我的心灵,受了很大的洗涤。

   第二天,我到他们下塌的教师会馆去找他们,一位叫辛蒂的女孩从楼上下来见我。我跟她说,我很羡慕她们那麽安祥平静又亲切,她说,你也可以跟我一样,只要你愿意打开心门,让耶稣进到你的心里。于是她带我做了一个敞开心,让耶稣做我生命主人的祷告。睁开眼以后,她满脸笑意的说,恭喜你,你已经是个基督徒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就是决志祷告,还一直说我不是我不是,她说:你是了!他们把我转介给台湾的学园传道会,一位王婷姊妹负责辅导我,带我去灵粮堂聚会。起初,我还是内心有拉扯,有时候会跟王婷反叛、辩论,记得有一次王婷写了一封信给我,里面一句话令我心悦诚服,那是罗马书一章二十节: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啊推诿。我想起十岁左右生病在家看到的窗外阳光树影,是的,神在那时候就已经启示了我!

如今,信主已四十多年,上帝带领我走过高山低谷,生命起伏,无论是顺境逆境,他都陪伴度过,与我同喜同忧,软弱时加力量,困乏时添能力,耶稣真的是我一生的好朋友,是我生命的力量、保护与主宰。我愿一生跟随他,直到永永远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