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洗见证——UC会员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我是在国内受的大学以及后来的研究生教育,国内的教材全都把达尔文的进化论按照类似真理一样的在学校里教授,因此我对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念深信不疑。并且国内的教科书还会写西方的一些科学家因发现与圣经不同的理论会受到教会的迫害,教会从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科学的发展。比如说:哥白尼因为发现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就被教会逼迫致死。还有圣经里说上帝造人,先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亚当,后又从亚当的身体里取出一根肋骨造了夏娃,我们知道解剖学明确的说男性与女性都是一样的骨骼数量,当时看到圣经里这样的理论我觉得都在挑战我所学的一些所谓的常识,经常还会想西方的民众竟然这个常识也不晓得吗。还有因为基督教是从西方兴起,西方强国在近代对势力弱小的国家实行殖民政策,被殖民的国家就有这样的言论“你们来时,手里拿着圣经,我们手里拿着黄金;你们走时,我们手里拿着圣经,你们手里拿着黄金”,觉得圣经不过是西方强国的一个政治的外交手段而已。内心里更是很排斥。上面的丝丝缕缕是我对圣经以及教会的一些个人的偏见,如果不是有机会真实接触,我估计还会在黑暗的道路上行走很久很久。

我在2012年去法国访学,当时是第一次离开中国,到了异国他乡,有浓浓的乡愁以及很大的不安全感,在一次参加大使馆组织的一次留法学生联谊活动上,我认识了一位女同学,她做的课题与我的很相似,我们就自然就多聊了有关于实验的细节,以及相互的实验室的导师,她的导师是法国一个知名的研究室的教授,是中国人,虔诚的基督徒,他的导师与我们国家的前某部部长是同学关系,回国是那位部长亲自接待的,我当时就很好奇,一个有如此学术水平的教授,他难道不知道圣经里的一些描述与常识都不符合吗?我就去了那个教会,并且见到了那位教授,他没有任何的架子,很耐心的解释我的一些疑惑,让我对圣经有了一些领悟。当然在教会里也认识了其它的一些朋友,他们有机会都会给我说圣经的一些教义,并且耶稣基督是一位真的神,确确实实的带领了他们。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我问他们说,你们的带领是真的,还是自己的心理暗示呢?他们坚定的告诉我,是真的,绝对不是心理暗示。我那时每个周都去教会,回国前的一个周因为有活动,去了教会4次,每次都有感动,在教会的时间让我感觉到很充实,不那么想家,于是就在回国前在我前面提及的教授以及牧师的带领下作了决志祷告。我想如果当时继续在法国多呆一段时间,可能也就受洗了。

回国后,生活比在国外丰富多了,需要上班,还有孩子需要照顾,教会不是出国时急迫的寻找的一个心理寄托。便不是每周去教会了,只是偶尔才会去教会。我当时去的教会还没有牧师讲道,我感觉讲的内容很空泛,而且内容不太更新,逐渐失去了去教会的兴趣。只是内心非常烦躁时,才会读一下圣经,我最喜欢读的是“箴言”,它的句子短小,但每句都很有力量,并且通读几次会对一些句子有了新的理解,并且会让人内心很平静。但也仅限于此。

我迟迟不肯受洗还有一个我认为是理由的理由,就是国内的宗教环境,如果有宗教信仰会比没有信仰要面对更大的挑战,而且国内宗教环境不是很open,就滋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宗教,比如东方闪电,大家有人可能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但他的教会的教徒在麦当劳当众打死一名顾客的报道应该不陌生,我感觉到很恐怖,信仰能把一些人洗脑的如此历害,善恶不分,更是对信仰很是谨慎。

今年我来到费城,住在大学城,选择住址的时候我是问的龚老师,问他我选的房子离教会近不近,当然孩子上学也是一个主要的考虑因素。于是就来到了我们的大学城教会,每个周日上午的主日崇拜的内容都让我加深了对基督的认识,并且每次崇拜前的赞美敬拜优美的旋律,以及赞美词都让我很感动。坚定了我认识基督是一位真神是我看我的孩子,她每天都在长大,生命的成长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过程,容不得半点的失误,决然不是进化论的进化理论,因为你把一个细胞,让它进化再多的代数,它也不会变成人的眼睛的如此复杂的组织结构,如果没有一个全能的神在创造,细胞不会如此有序的结合,或者有效的表达。我参加了梁牧师的受洗班,系统的学习了教义,认识了我们都是罪人,光靠自己是不能得救的。

我在没有基督的日子,是为了自己的欲望与贪婪在活着,比如对物质的渴望,以为得到了一样东西后自己会很满足,但真正得到后,又会寻求更大的物质满足,无穷尽已。还有控制的欲望,在家里希望孩子听自己的,希望老公听自己的,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有正当的理由,现在看看那些当时认为的正当的理由还是为自己的欲望服务。虽然物质上的目标一个个的实现,但仅是实现瞬间的那短暂的快乐,很快又卷入一个更大的欲望的漩涡,整个人老是处在追逐欲望的这个过程中的不安与烦燥中,导致对孩子比较凶,没有耐心,对老公的要求过高,夫妻关系有时会很紧张,还有工作更是如此,总体没有什么喜乐而言。我一直觉得自己有抑郁的倾向,自己想控制但无力为之。

我在基督的门外徘徊了这几年,上述的所有的事情并没有好转,所有的都变的更糟。我今天不想在徘徊了,有一段经文,凡求的,必让他得着,寻找的,必让他寻见。并且在受洗谈话时,王雪姐妹与刘燕然兄弟问我如何才能得救,是“因着信,本乎恩”。我希望在神的国度里,按着神的话语做事,寻求内心的平安,并且按照神的教义来看管神赐给我的孩子,顺服神应许的我的丈夫,听从神的话语来事奉双方的父母。从我身边的点点滴滴做起,做我身边人的盐与光,希望别人能从我的身上的改变,相信神的作工,将荣耀归于神,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