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见证——周莹

In 分享与见证, 生命见证 by UCCCC

我第一次受洗是在07年9月的一个福音营上,那时候我还没有明白救赎的意义。 所以来费城之后我很久都没有参加教会崇拜。 在费城的这几年我经历了很多人生的大变动,回过头来反思走过的路,我领悟到没有神的带领,凭着自己的血气智慧去拼命向前冲的时候,我的人生已经在一个错的轨道上,白白受了很多苦,却最终果效甚微。 但是真正让我有勇气重新受洗的原因,是我在最纠结挣扎的时候,曾经亲身感受到神的爱,并且因为这次与神相遇的经历,使得我对罪,对爱,对原谅和宽恕这3点有了最切身的体会,我确信我需要神的救赎,甚至人人都需要神的救赎。

还是要从12年9月我来到教会说起。 当时我父亲去世不久,我在宾大的学习生活也越来越不顺利,那时候我常常觉得生命是充满苦难而且毫无意义的。 很巧的是这个阶段我接触到了Pascal的思想。 我被他的思想所吸引,第一是因为他敏锐的指出个人和社会的种种荒谬之处,同时也冷静的提出单靠人的理性永远无法解决问题,只有凭信心(faith)去信靠上帝才能真正找到救赎之路。 第二是因为他面临苦难之时选择的是信靠,而不是质疑上帝的爱和公义。 那时候我自己的人生充满无力感,我迫切的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来支撑我继续走下去。 所以我想要来到教会,凭信心来找寻那位曾经跟我有过一面之缘,却险些失之交臂的神。

略去中间的找寻过程,切入主题: 我的信仰生命的转折点是在今年感恩节之前的一个周日。 那一天,我经历了跟神的亲密关系。 在我身心疲惫的时候,耶稣基督的这句话常常给我安慰: 所有劳苦担重担的人哪,到我这里来,我的轭是容易负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我渴望那轻省的担子,却不懂为什么我的担子一直是沉重难担的。 终于经过Helen的点拨,周日那天早上我躺在床上,痛苦挣扎之时,我感受到主耶稣的形象,是浪子回头的比喻中的那个父亲的形象,他宰杀肥牛摆设宴席,欢欢喜喜的跑出来迎接我,而我就像是那个在外边失去一切没有活路的浪子,在天父的怀抱中我得到安慰,感到温暖。 在神的话语里我得到全然释放,我终于可以轻轻放下我的担子,欢天喜地的去享受这份爱,这份全然的接纳。 耶稣爱我,不是因为我做的有多好,我的人生有多风光,学业上有多少建树,耶稣爱我,只因为我在失意无助的时候愿意转向他寻求他。 在主耶稣的膀臂呵护下,我可以悦纳我自己。 我可以不用再介意他人的评判,再也不用那么辛苦的去证明什么。

那一天我不止经历神的爱,也对自己前半段的人生做了很多反思,醒悟到我问题的所在。 由于从童年开始成长经历中所受的一些伤害,我一直比较自卑敏感渴望被接纳被认可。 而这份爱的缺失,也同时造成我骄傲虚荣争强好胜的个性。 那一天我看到自己的两个面,而这两个面,恰恰折射出人跟神的关系,以及人的本性。 第一,人的爱是有限的。 因为这种有限性,我们不免会有意或无意的伤害别人或被人伤害。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个空洞,这个空洞只有来自神的大爱才能填满。 第二,骄傲是是我最主要的罪,是我过去很多痛苦挫折的根源。 如果不能克服这个罪,我会一直为它所苦。 联系圣经的启示,我想到骄傲甚至是所有有理性思维的被造之物的共性: 想要得到与自己身份不匹配的荣耀,是大天使Lucifer率众背叛上帝想要夺取权柄的动机,是亚当夏娃受撒旦引诱去偷吃知识之果的背后诱因,是 原罪的体现,是每个个人甚至民族都可能会滑入的陷阱。

那一天,神也提醒我原谅的意义。对那些曾经伤害我自尊的人和事,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可是 到现在我都清楚的记得我当时的苦毒情绪,最激烈的一次,如果不是受伦理道德的约束,当时我说不定会做出很不理智的事情。 由己推人,我看到社会中的很多暴力纷争,起因正是人们心中小小的恨的种子。 所以我愿意跟神祷告,求神拿走我骄傲的心,给我一颗谦卑的心; 求神治愈我的伤,也求神给我能力原谅和宽恕。 正如经上所记,我如果记着别人的账,主耶稣为何要宽恕我的罪? 这样祷告的效果很明显,这一阵子我变得平和很多,对世俗的得失比以前看轻了很多。

我曾经以为很多宗教或学说都有其合理的一面,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就近选择一个最合适的来信靠和践行。 可是现在我认为圣经上关于人性的启示是最全面深刻的,基于这种启示基础上所构建的社会制度虽不完美,但已经是我们所见的最好的体制。 更重要的是,神不只启示我们的罪,主耶稣更因他的爱为罪人舍命,为我们预备了救赎的道路。 使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耶稣说找寻的就必寻见。 我曾经想要凭着信心来找寻。 如今我也可以夸口说我找到了真理,道路和生命。 很感恩,在我找寻的路上,有教会弟兄姐妹的陪伴鼓励支持安慰,尤其要感谢天路组,燕然诗琼,和周三祷告会的姐妹们。透过你们,我看到神的爱和神的美善。

“天国好象面酵,妇女拿去放在三斗面里,直到全团发起来。”  ——馬太福音13:33